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 8月 2022
06年的安哥拉

安哥拉位于非洲西南部,非洲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大陆,那里的一切对我都是新奇的。

06年,我作为一名铁路建设者,随一支中国的建筑大军开进了安哥拉。战后的安哥拉是满目疮痍,水不成网,电不成网,路不成网,通信也不成网。重建的任务十分繁重,已进入安哥拉的中国大军有中路、中铁、中交、中水、中电等大公司,还有很多地方性的公司,如江苏路桥、江苏燕宁、东北水电、陕西路桥等。

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工业,所以这里的空气永远是那么的清新。对此我有很深的体会。我坐飞机从北京出发,一路上我看到的是,北京上空的黑色云雾天气和阿拉伯的红色云雾天气。但是当飞机飞到非洲的中部时,我看到的是天空中飘荡的朵朵白云和白云在大地上的阴影。一样的高度,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

到了安哥拉,才发现这里竟有这样的贫穷。就连首都罗安达街道两旁的建筑大多因年久失修显得陈旧,让人产生一种破落凋零的感觉。多年的战乱,数万难民拥进首都,不少人居无定所,身无长物。再看看很多热情地黑人,他们的住房简直到了连简陋这个词都无法形容其破旧的地步,很多人家里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很少吃粮食,以树上的果子为主充饥。生活没有目标,没有竞争,有钱就消费掉,过着十分原始的生活。可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待人谦和,讲究礼貌。

从首都沿途走来没有看到一家工厂。什么都靠进口,所以物价贵得惊人,生活用品更是不敢消费:鸡蛋2元人民币一个,米4元人民币一斤,啤酒5元人民币一瓶,水30元人民币一吨……

和很多贫穷的地方一样,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优美,土地肥沃,人口稀疏,许多奇形怪状的树木我从来没有见过。林木葱郁,蓝天、白云、大海交相辉映,组合成一幅天然的动态画面。

我们的工作环境也很危险,由于27年之久的战乱,这里的地下还有没有被清除的地雷,随着我们修筑的铁路的延伸,说不定在下一步的路上,就一脚踩到了雷上。这不是危言耸听,就有我国的一名电信工人,在安哥拉西南部本格拉省铺设通信电缆时,因为误触地雷引发爆炸,受了重伤,经抢救无效而身亡。几乎所有的工人工作时,都是小心翼翼神经紧绷的。

工作之余,如果要去什么地方玩玩,除了主要道路,一般的小路不敢乱走,唯恐一脚踩下去,听见了那个爆炸声。

06年我到这里时,我作为一名卡车司机,我每天工作10小时,工资是480美元,那时一美元可以兑换人民币8元,而现在,一美元只能兑换人民币不到7元了,我的工资美元增长,加上物价还在涨,我的实际收入已经下跌了不少,我不得不考虑回国了。但在我的心里,对这个贫穷而美丽的国家很有些依依不舍。

离开安哥拉时,我的心里很疼,我期望着,安哥拉淳朴的人民,在他们美丽的国土上,用自己的双手建设起美满幸福的新家园。

24, 7月 2022
青年参考分析:安哥拉成了美国争取的“香饽饽”

平时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名不见经传的非洲穷国安哥拉近日却成了世界各大力量争取的“香饽饽”,其驻联合国大使的电话一直忙个不停,许多国家的外交部长、各种国际力量的代表及世界各大媒体都在与他们联络。一般情况下,对这个被冷战代理人冲突分裂的国家来说,这是一种表明好现象,是获得国际社会重视的好机会。但是,这次并不是因为排雷问题,也不是因为开发问题及预防爱滋病问题,这是一次是因为伊拉克问题,安哥拉觉得左右为难了。最新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度分析:

安哥拉于今年1月开始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执成员国,这个南非小国国发现它现在处于便于事务斗争的浪尖上。安哥拉发现,它与墨西哥、巴基斯坦、卡麦隆、智利与加纳一道有能力使美国的对伊战争提案在联合国流产。因此,安哥拉驻联合国的代表成为二派势力在对伊战争问题上争取的焦点。一方以美英为首,另外一方以法国、俄罗斯和德国为首。在过去的几周里,安哥拉总统桑托斯已经接到过美国总统布什、副总统切尼、国务卿鲍威尔、法国总统希拉克、葡萄牙首相巴罗索的电话。他也会见过英国首相特使阿摩斯,及美国助理国务卿。

在联合国,安哥拉大使拒绝对这些谈话发表任何言论,甚至不愿意承认这些谈话会影响他所在的国家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态度。他的公开谈话只是一般原则性的。如,在2月14号的安理会上,他说:“我们需要给核查人员充足的时间来收集必要的信息,然后再在适当的时候做出决定。”

不管安哥拉在伊拉克问题上怎么想,国际援助机构及援助国家都认为它是一个身不由已的国家。由于拥有大量的石油、钻石及其它原材料,由美苏支持的代理人战争在这个国家打了三十多年。古巴与南非的军队在这个原葡萄牙殖民地的战争到2002年才真正结束。

纽约的外交事务委员会的非洲问题专家赫尔顿说:“安哥拉最关心的是召开国际援助会议,为其重建筹集资金。不论哪个国家给它出高价它就会倒向哪一边。”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会占先手。虽然美国在安哥拉内战中支持的是现政府的对手,但是国最近几年的援助是给安哥拉带来稳定的最重要因素。赫尔顿说:“美国与法国和德国相比是最重要的潜在援助国。”联合国的数字显示,华盛顿在2002年是安哥拉最大的援助国,总共是1亿4百万美元。接着是欧盟,是4千2百万美元。联合国已经就安哥拉2003年所需要援助的事制定了计划,但还没有哪个国家提出支援。所以,赫尔顿说,这个问题一直是安哥拉最关心的事。

石油也许是安哥拉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石油工业占安哥拉国家收入的百分之四十,是该国税收的百分之九十。而美国又是这个国家的最大顾客。不过,由于安哥拉不是“欧佩克”的成员国,且其油价较低。不论发生什么事美国都会买它的油。因此,石油出口不会成为讨价还价的重要问题。

安哥拉需要经济援助还表现在医治战争创伤方面。安要安置10多万前反对派士兵,使他们及他们的家人融入社会,还要安置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另外,从1961年的反葡萄牙战争以来,该国各地的地下埋下了700万颗地雷。这些地雷给安哥拉人民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光2001年全国就发生了385起地雷爆炸事件。

美国的态度:伊拉克正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它没能与武器核人员合作,并违背了联合国的决议。布什总统3月6日说,美国将寻求就新的决议草案在联合国进行表决,为军事行动开路。并警告说:“我们真的不需要谁来批准。”

俄罗斯的态度:伊拉克正与联合国合作,并没有证据说明它正在重新武装。其外交部长伊万诺夫于3月5日与法国外长一样威胁要否决美国支持的战争决议。

英国的态度:愿意在安理会进行第二次通过授权开战的决议,但希望其它国家能够与其一道支持美国领导的战争。英国也提出了一个二步走的办法,来达到通过决议草案的目的。给萨达姆十天的时间让他证明解决了武装,然后对萨达姆提供的证据进行验证。

法国的态度:支持对话但反对支持任何旨在对伊开战的联合国决议。法国也反对美国及其盟友提出的就解除武装问题最后通牒式的修改决议,并威胁否决这个决议。其外长称这个最后期限是“发动战争的借口。”

安哥拉的态度:政府认为3月17日的最后期限对伊拉克来说时间太短了。并与其它没有明确表态的国家一道提出了45天的期限,让萨达姆证明其遵守了联合国的决议。

卡麦隆的态度:美国官员认为,卡麦隆会最终站在华盛顿的一边的。但是,现在该国称,3月17日的解除武装最后期限太短了。它与其它五个还没明确表态的国家一道建议给萨达姆45天的时间不遵守联合国的决议。

智利的态度:认为3月17日的最后期限让伊拉克证明其已解除武装对伊拉克来说时间太短了。它与其它五个还没明确表态的国家一道建议给萨达姆45天的时间不遵守联合国的决议。

加纳的态度:作为目前的联合国主席国,加纳加入了其它五国有行列,要求给萨达姆45天的时间来证明其遵守联合国决议。

德国的态度:坚持认为,伊拉克必须和平地解除武装,并明确指出即使联合国做出军事干预的决议,德国也不参加任何军事行动。该国于3月5日加入法国和俄国的行列,指出说这三国将阻止联合国通过美国支持的战争决议。

墨西哥的态度:因受到其北方邻国的巨大压力,该国最后会站在美国的一边。目前,它与其它五个犹豫不定的国家一道提出了给萨达姆45天的时间的建议。

巴基斯坦的态度:这个因支持美国反恐战争而得到华盛顿大量援助的国家说,它目前不支持新的决议。但是,美国官员称,他们相信伊斯坦布尔最后会支持美国的。

叙利亚的态度:大马士革指出,伊拉克正根据联合国的决议履行其义务,并要求联合国解除制裁。该国将不会支持新决议。

西班牙的态度:支持美国在对伊问题上的态度,并与美英一道草拟了旨在为对伊开战铺平道路的新决议。(时雨供稿)

24, 7月 2022
安哥拉往事(8)

前几期的《安哥拉往事》,有很多读者给我留言,说喜欢看我讲的安哥拉往事,有几位曾经与我在同一个项目的同事,也给我发来照片,让我写和他们有关的往事。放心吧,我能记起来的都会写出来,忘不了我们一个锅里吃饭的日子,忘不了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三个人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工作区域,这种公路和架线项目,特点就是工作面太大,不像修建个学校医院,就一个工地,工地和营地就在一起。现在这个项目公路是180公里,架线公里,天啊,太大了,以我们营地为中心,100公里为半径,都是工作区域,这个区域其实就是即将建造的安哥拉马兰热省农工业区。于是我就天天坐车满世界的溜达。

那时候,原单位在安哥拉境内的施工项目还没有修公路的,都是建个医院学校之类的。于是国内领导把正在埃塞修路的项目经理老訾,路的总工老丁,生产经理老安派到这个项目,后期电的总工老马也入场,配上一位项目部的书记。他们这项目班子成员就组建成功了。原项目翻译被派去南方城市梅农盖供水供电项目了。我留在这项目当翻译。还有后勤老付,司机老陈,厨师老黄。

埃塞的同事英语都特棒,但是安哥拉说葡语,即使省市级的领导,也很难很难遇见会说英语的,普通老百姓更别提了。他们和我说起埃塞的时候都神采奕奕,可能是埃塞的经济实力比安哥拉好很多,所以他们看到农村里老百姓的土坯茅草房的时候,都觉得安哥拉太穷了,安哥拉人长的也比埃塞人丑。

安哥拉打了30年的内战,这个国家的主要公路的两边都是地雷,路边会有雷区的警告牌,我们要修路,最开始的工作就是排雷。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什么是反坦克雷,什么是步兵雷。排雷队长和我说,反坦克雷人踩上不会炸,只有到达一定重量,比如你们的推土机压上去,直接就炸翻。反步兵雷是炸人的,威力小,一般都是炸腿。不能参加战斗,还要有人抬着伤员,减少战斗人员。我看了一眼他们取出的地雷,中文写得明明白白,72式铁壳反坦克地雷。

排雷在不同的工作面展开,我们确定路的位置,修路要知道在哪里修,人家设计图纸上的这条路,各个节点的坐标都在图上,我们要把这些坐标点落实到真正的大地上。这工作量就挺大的,也特别费劲。

有时候路线是在正常平缓的地面上,有时候要穿过丛林,有时候过河,有时候要推平一座小山。毕竟巴西设计公司是根据卫星画的图纸,没有到现场,很多实际情况无法组织施工,那就得和设计公司驻安哥拉的代表–他们的监理讨论,变更图纸。

开始的时候,中国人手里的GPS和巴西监理的GPS,数据还不一致,这就导致我们说路的起点在这里,他们说路的起点在那里,位置相差50米甚至100米。其实这条路是有老路的,因为几十年没人维护过,已经快没有路了,但是能依稀地看出来有过路。最后双方都让步,就以老路的中线为基准,向两边加宽至设计要求。

修路跟打仗一样,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里高,推低点儿,那里低,垫上土夯实。其实目的就是让路在地面上能平稳顺滑。推土机,平地机,压路机都是同时作业的,它们还需要装载机和自卸车伺候着,把土方运来或者运去。土方的料场还有配备挖掘机给自卸车上料。

确实需要组织能力,这些机械都是烧柴油的,一次就要买几十吨的柴油,储存,防火,加油站管理等等,一大堆事。机械坏了,就得去首都买配件,没有的话,还要从国内买。

我没事的时候,和老訾在自己营地内的空地,开垦了一小片菜地,先除草,也没有除草剂,就是一人一把锄头,面积大约600平米,一亩地。累了我们就坐在香蕉树的阴凉地,喝点茶,野草晒在地头儿,半天工夫就干了,一把火烧掉,草木灰是天然好的肥料,直接就留在地里,之后好几年我去农场项目,老杨给我培训农业知识,还讲到草木灰,我当时就说:我知道草木灰是天然肥料,哥们过农活儿!

后勤老付心宽体胖,永远笑呵呵的,会给我俩切点西瓜送到阴凉下一起吃,我吃着西瓜还说他:我和訾总在这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呢,你老给我们送西瓜,你在腐蚀我们的意志?

我说:关羽温酒斩华雄,您翻一遍地,我俩吃西瓜看着,西瓜吃完,你把地翻完,我就服你,一个月之内,我关发电机!(老付负责晚上关掉营地发电机,睡得最晚)

老付扛起锄头就开始突突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确实不一样,那小锄头使得是上下翻飞,老付翻地的速度极快,真的就像是一台机器,突突突的。你别看他胖,动作特灵活,读者你们就想象一下洪金宝在地里锄地松土的画面,那差不多就是老付的身影了。

结果就是我关了一个月的营地发电机。发电机也特大,跟个小两居的房子那么大,也是突突突的,我这人对机械有点天生的恐惧,我小时候7.8岁的时候,厂区小卖铺门口停着一辆打着火儿的拖拉机,有个圆形的皮带轮一直转,我在路边捡了个铁棍,就用铁棍去蹩那个减速轮,结果铁棍瞬间蹦飞,我就想这铁棍如果戳我脑袋上,当时我就完了。所以不喜欢靠近这种大机器。

忍着恐惧,让大怪兽(发电机)停止怒吼,坚持了一个月。也慢慢适应了。后来我在农场项目修车修发电机的,也再没有什么恐惧了。

22, 7月 2022
安哥拉:人送外号“非洲巴西”有人有地有石油如今却一贫如洗

它是美苏争霸的工具人,有人有地有石油,人送外号“非洲巴西”,如今落得个一贫如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它?今天球哥就带大家来聊一聊,安哥拉共和国。

安哥拉地处非洲西南部,它的西边连接大西洋,北边和刚果金、刚果布接壤,东边的邻国是赞比亚,南边和相连。安哥拉的陆地面积为124.6万平方公里,其中还包括一块飞地,它就在两个刚果国之间,名字叫卡宾达,很多人要好奇了,飞地一般是殖民国家才有,安哥拉哪来的本事能搞出一块飞地呢?其实安哥拉以前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它的原名叫葡属西非,卡宾达这块地,本来是葡萄牙霸占刚果金的,后来安哥拉趁搞独立的机会,厚着脸皮就把卡宾达顺走了。

卡宾达不过7000多平方公里,却刚好卡在刚果金的出海口上,差点把人家堵成内陆国。最关键的是,安哥拉全国也就18.7亿吨石油储量,而其中的15亿都是卡宾达贡献的,凭着这块飞地,安哥拉不仅赚得盆满钵满,还顺便挡住了邻国的风水,好一个一箭双雕呐。但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大家都知道上世纪的美苏冷战,米国和苏联疯狂摇人打架,安哥拉不幸成为了这两位大佬的工具人,国家不是在内战,就是在内战的路上,哪怕是捡了飞地的大便宜,也顶不住内部互相残杀啊!直到2002年,安哥拉才结束了20多年的内部纷争,但是血槽也快打空了。

前面说到安哥拉内战太久,实在是消耗了太多精力,直到21世纪初,安哥拉才回过神来,开始打理自己家里的这些矿。安哥拉不仅有石油,还有钻石和天然气,这些东西就像补药一样,结结实实地给安哥拉回了几口血,仅仅工矿业的出口收入,就占了它全国财政收入的60%。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不是吃素的,安哥拉有一大片良田和水域,人家在独立之前,靠种地已经能做到自力更生了,别忘了那个时候,大批国家还在饿肚子

同样因为内战,安哥拉的良田美池被毁于一旦,曾经的南非粮仓,如今也要靠他国施舍才能吃饱饭。最后要说说安哥拉的建筑业,可能是因为地大人多,外国对安哥拉的建筑市场很有信心,纷纷把宝押过去。在安哥拉境内,可以看到各国的建筑承包商,他们大多来自葡萄牙、巴西以及中国,其实安哥拉经常同咱们做生意,主要是卖给我们石油,中国则带给他们技术和资金。在离安哥拉首都罗安达60公里的地方,甚至有一个中国村,然而村里没有一个中国人,之所以建这个村,是安哥拉向中国援建表示感谢,听我说谢谢你 因为有你……

总的来说,现在的安哥拉虽然不富裕,但是祖上也辉煌过,而且它发展潜力很大,农业矿业都有一定的基础。有意思的是,很多人管安哥拉叫非洲巴西,首先 两国都被葡萄牙欺负过,其次 两国都是地大物博人口多,最后 因为葡萄牙做怪,在奴隶贸易时期,安哥拉很多人被卖到巴西去了,看起来两国确实挺像的,好了 接下来咱们来聊聊安哥拉的国情。

安哥拉有3210万人,主要民族有奥温本杜、姆本杜和巴刚果,这几个民族人口差距不大,也没什么太特别的风俗。安哥拉人均GDP只有2331美元,国内发展还比较落后,但是一点都不影响人们好面子,当地人结婚喜欢大操大办,哪怕兜里没几个钱,再穷不能穷婚礼,就算花个几万,也得把婚礼办出水平。有钱人就更夸张了,葬礼也搞得倍儿有面,他们会在国家级的媒体上发出讣告,亲朋好友想了解情况,只需要打开电视 或者买份报纸,相比之下,原始部落的习俗才叫吸睛。

众多部落中,有一支名叫安哥拉部落,女生一辈子只洗三回澡,还给头发抹牛粪,甚至把牛粪做成装饰品套在头上,据说他们生活在原始森林,这么做是为了防蚊子咬。令人惊讶的是,安哥拉没多少钱,却学实行免费医疗,数据表明,这个做法确实起作用了,安哥拉的艾滋病感染率只有5%,在非洲已经算低的了,缺点在于,它的医疗服务覆盖率只有44%,总结一下就是:免费限量版。在治安方面,多年的内战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安哥拉境内到处都是武器,2012年之后 安哥拉干脆不统计犯罪率了。总而言之,安哥拉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国家,未来发展潜力还是不小的。本文由大地球小故事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21, 7月 2022
外媒称中信安哥拉住宅项目沦为鬼城 中使馆否认

英国广播公司(BBC)2日报道称,中信集团在安哥拉承建了一项住宅工程,总投资超过35亿美元,历时3年建成。但这个可以容纳50万人的卫星城却因售价太高沦为“鬼城”。对于西方媒体的报道,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经济商务处3日对《环球时报》澄清道,此住宅项目尚未完全竣工,但第一期售楼情况已经非常良好,“外媒的报道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相符”。

BBC报道称,由中信集团承建的住宅区位于距安哥拉首都罗安达30公里处,这里有750幢8层高的楼房,还有十几所学校和100多间商铺。“它是中企在安哥拉建造的多个卫星城中最大的一个”。安哥拉政府为住宅区拍摄了宣传短片,称其为该国内战后“重建王冠”中“璀璨的宝石”。短片中,正在享受新生活的社区居民面带笑容,“他们远离罗安达市中心的灰尘和混乱”(罗安达有数百万人生活在贫民窟)。

不过,现实中的住宅区却宁静得“有些诡异”。报道称,那里几乎没有车辆和行人,公寓楼窗户紧闭,阳台空荡一片。BBC称,大部分安哥拉人无力负担这里的房价。报道称,对于很多人来说,售价在12万到20万美元之间的卫星城住宅区简直就是“天价”,“2/3的安哥拉人每天依靠少于2美元生活”。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卡斯考认为,很难获得贷款也是无人购买的原因。虽然安哥拉近来出台新政策,购买者可以从银行拿到按揭贷款,但连少数的高薪白领都拿不出足够的首付。南部非洲开放社会研究所专家埃利亚斯说:“绝大多数安哥拉人生活在窝棚里,政府应优先建低价房。安哥拉没有中产阶级,只有很穷和很富的人。”

《环球时报》记者3日致电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经济商务处。商务处人员说,该住宅项目分3期进行,第一期已经竣工,目前正在销售,销售状况非常好,当地媒体和民众的反映也很积极。工作人员说,安哥拉政府在建造该住宅区前进行过研讨,住宅区为解决当地民生问题发挥良好作用。

据悉,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在2008年大选时曾许诺4年内为百姓建造100万套房屋,由中国承建的卫星城就是“总统履行承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贺文萍3日对《环球时报》说,中国公司在非洲承建了很多经济适用房。除住房外,中国还在非洲承建了许多基础设施,如桥梁道路等。贺文萍说,“这是让所有人受益的工程,也是非洲国家经济起飞的基础”。(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葛元芬 记者 徐盼)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