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6, 8月 2022
一位22岁美丽的女大学生为了爱情远嫁非洲她受到羞辱她的父亲吸毒自杀

原标题:一位22岁美丽的女大学生为了爱情远嫁非洲,她受到羞辱,她的父亲吸毒自杀

吴(化名),一个22岁的美丽的中国女孩,是一所重点大学的尖子生。为了爱情与非洲的安哥拉结婚后,吴得知女儿的消息后,喝下了药自杀了。怎么搞的?

她是独生子,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庭富裕,这也导致了吴对世界事务和人类苦难的无知。

她是独生子,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庭富裕,这也导致了吴对世界事务和人类苦难的无知。

吴从小学习很好,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考入武汉一所重点大学。在大学里,她美丽如花,仍然是男孩子们追求和钦佩的对象。

然而,在她的学习过程中,她遇到了一个叫布莉的非洲男人,并在他的纠缠下建立了爱情关系。

他们得到了布莉与其他女孩有染的证据,这有力地证明了布莉是靠不住的;吴的父亲听到这件事也大发雷霆,命令女儿赶快和布莉分手。

这时,布莉用甜言蜜语哄着吴:“亲爱的,跟我回非洲吧!我父亲是大臣,家里有一个矿,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爱你和我的孩子!”

至于她的父母,当她生下孩子时,她想和布莉一起回家道歉。在那个时候,父母不应该为了孩子而让他们难堪。

布莉家很穷,只有几间土坯房。此外,当地实行一夫多妻制。布莉有两个妻子和三个孩子。

布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带着两个非洲妻子骂了吴。在这种环境下,吴生下了一个女儿。

更可悲的是,因为不在家,他们的生活很难维持。两位非洲妻子把目光转向了美丽的吴。

他们强迫吴和村里的男人以换取食物。当吴反抗时,他们联手把吴打得遍体鳞伤,直到吴屈服。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在安哥拉遇到了一位中国企业员工,在同胞的帮助下,她联系了自己的家父。

然而,早在吴抵达非洲的那一刻,布莉就已经销毁了吴的护照和一切证明材料,并将她的国籍改为安哥拉国籍。

她最好的朋友得到了不可靠的证据,并敦促她分手。她的父亲很愤怒,试图阻止这段关系。

29, 7月 2022
安哥拉断腿女孩称戴妃造就自己美丽人生(图)

10年前,英国前戴安娜王妃亲赴安哥拉雷区,把全世界的目光都带到了深受地雷危害的安哥拉,掀起了一场反雷运动,给当地人带来了新的希望。当时她接见的一名被地雷炸掉一条腿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10年来,她一直十分怀念、感激戴安娜的善举。近日,英国媒体更是邀请她下个月前来英国参加纪念戴妃逝世10周年的音乐会,她很高兴,还希望能见到威廉和哈里。

照片中,一个小姑娘穿着花裙子,害羞地坐在一堵矮墙上;戴安娜王妃就坐在她身边,两个人微笑地对视着,戴安娜还亲切地抚摸小女孩的脸颊。她就是那个只剩一条腿、穿着一只红舞鞋的女孩,她的遭遇是安哥拉地雷灾难血淋淋的写照,曾经让成百上千万人落泪——她的名字叫桑德拉·提吉卡。

这张拍摄于10年前的里程碑式的照片把安哥拉人的苦难传递给了全世界——这就是戴安娜的力量。而这位受到王妃“宠幸”的小天使,虽然被地雷毁掉了美好的未来,却因戴妃的到来而拥有了新的希望。

桑德拉的腿是7岁时被地雷炸掉的。那是1988年,内战中不同的派别都围在了她的村子口。

她回忆说,“我正在外边玩耍时,看到有军人向我们靠近,我们都知道恶运来了,这些军人要想攻击村民根本不需要任何借口。他们会绑架男孩子,强迫他们去打仗,女孩子们则会遭到。大人也会被他们掳走,去帮助搬运打仗的武器设备,都是徒步长途行军,苦不堪言。”她还说,“我的家庭也未能逃脱恶运。我妈妈家里一个晚上就有五个人失踪,我叔叔被人开枪打死,我15岁的姐姐被军人们带走,被迫扛着军需品徒步走了600英里。”

“所以,那一天,当我看见军人们往村子里来的时候,就赶紧往家里跑告诉家人。我们把值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跑到了屋后的一片地里。妈妈一边跑一边叮嘱我要沿着小路走,不要走下路。可是后边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我慌不择路地使劲往前跑,终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身边响起,差点把我耳朵都震聋了。当我回过神来时,已经在痛苦地大喊大叫了。”

桑德拉用手比划着自己剩下那条腿的胫骨说,“从这里往下都炸飞了,浑身都血肉模糊的。”她的手指又比划着膝盖以下的部分说,“这一段也被炸骨折了。”不幸的是,她的家人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把她送到医院,“没人会相信我还能活下来,不知怎么的,我活了下来。”

1997年3月戴安娜访问安哥拉的时候,梦想是桑德拉和家人们唯一的“财产”。那时,戴安娜带着一颗慈善的心来到安哥拉,带头发起了一场反对地雷的战役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她离世后四个月,国际社会就签署了一项禁用地雷的协议。戴安娜到访安哥拉之后,慈善工作者们也紧跟着蜂拥而至,帮助清除当地残留的地雷。他们还实施了多个项目,包括把伤者运送到稍远一点康复中心治疗。

27年的内战让安哥拉伤痕累累,战争留下的地雷阵遍布全国,大约有1500万之多,成千上万人因为误踩地雷被炸残甚至被炸死,桑德拉只是其中一个。她说,“那时,我和所有的国人一样,看不到有什么希望,是戴安娜改变了这一切。因为她,安哥拉才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和帮助。”

她的两个孩子一个两岁,一个还只有七个月,她一边看着他们一边说,“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生活的奔头。我很感激戴妃,能够遇见她是我一生的幸福。”桑德拉目前还在大学里学习,以后想做个服装师。

邂逅戴妃 女孩心中最美的童线年,国际红十字会在首都卢安达开设了一间诊所,为截肢者提供医疗服务,桑德拉被安排去参加诊所的开业典礼。她不知道的是,她将会见到戴安娜,当时她也根本不知道戴安娜是谁。

桑德拉的命运迅速发生了改变,众人都把她称为“王妃女孩”;她还领到了慈善奖学金,高兴地走进了学校读书。

如今,当年那位紧张兮兮的16岁小姑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漂亮妈妈了。日前,英国媒体远赴安哥拉,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找到了她,并邀请她下个月到英国参加将于7月1日举行的戴妃过世10周年纪念音乐会,戴安娜王妃将在桑德拉的心里再次掀起波澜。得知消息后,她激动地说,“我的梦终于实现了!如果能有机会跟两位王子讲述我对他们母亲的记忆以及他们发起的慈善活动,我会感到非常荣幸的。”

28, 7月 2022
2019年一名20岁的非洲女孩在河南与一名50岁的农民结婚并生下两个儿子:很

原标题:2019年,一名20岁的非洲女孩在河南与一名50岁的农民结婚,并生下两个儿子:很

“妈妈,我出生后一切都很好。我在中国很好。我体重增加了很多。别担心。”在河南省焦作市一家医院的产房里,一位年轻的非洲孕妇用葡萄牙语与对面的母亲分享她的喜悦,其他人根本不懂。

说完,他把手机发给了产床旁边的丈夫。丈夫向对面的岳父打招呼,过了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产房里的其他产妇看着这对“特别”的夫妇。无论是女人的深色皮肤、难以理解的语言,还是看似巨大的男女年龄差距,都让人流言蜚语。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明加,来自非洲的安哥拉。她在2020年刚满20岁。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儿子。这名男子的名字叫程,50岁。焦是本地人。他们的跨国爱情足以让每一位观众羡慕不已。

2020年5月,明嘎自然产下了第二个儿子。50岁的程看起来有点年轻,他开心的脸上,慷慨地与医生,护士和几个母亲的家庭在同一个房间里分享快乐的糖果。

明嘎的岳母也给儿媳煮了鸡汤,没有落地就赶到医院,并告诉儿媳要吃好喝好睡好。她必须在这个月做好工作,而这个省的未来将一事无成。

来自安哥拉的明加没有坐月子的概念,但她诚实地按照岳母的指示坐月子。产房里的产妇非常羡慕明加。丈夫一直在嘘她,婆婆也告诉儿子每天要好好照顾儿媳,这说明GA的生活很好。

明嘎也会说几句中文,说她真的很幸运能嫁到这个家里。虽然她离家乡很远,但她很高兴嫁给了她的丈夫。

因为这是一个天生的孩子,明嘎也很年轻,很成熟。在医院观察了两天后,医生说他可以回家了。

回到家后,婆婆仍然禁止儿媳工作。老一辈人对禁闭非常执着。他们坚持让她的儿媳上床睡觉躺下。到了吃饭的时候,丈夫和岳母把饭带到她床上,只要孩子不饿不哭,孩子也很好。

在孩子的满月之后,程一家举行了盛大的满月酒会,招待亲朋好友。明嘎对此非常新颖。安哥拉在生孩子方面从未如此伟大。当地有很多孩子,家里很穷。没有多少人愿意把钱花在孩子身上。活着真好。

明嘎的母亲生了12个孩子。明嘎是第二个孩子。她从未上过学,也从未穿过新衣服。

有些亲戚早就听说小建娶了一个外国媳妇,这很新奇。这一次,借着满月的美酒,他们终于看到了外国媳妇的样子。

程的侄女看着明嘎说:“阿姨,你这么漂亮,为什么喜欢我叔叔,他比你大这么多岁?”

程1970年出生于河南省焦作市的一个小村庄。他的祖先是农民。程从来没有想过除了农民他还能做什么。初中辍学后,他走上了父亲的老路:面向黄土,面向天空。程家的日子和中国所有农民的日子一样,春播秋收。

1995年,25岁的程仍在一步步地生活。在媒人的帮助下,他和家乡的一个女孩进行了一次成功的相亲。双方的父母确定了日期。新媳妇如约结婚了。程一家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

程工作努力,甘于吃苦和汗水。收割了十多英亩的土地就足够这个家庭生活了。两年后,他的儿媳怀孕了,生下了一个胖男孩。这时,程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了儿子和动力。

他决定在淡季出去工作,所以是时候为儿子攒钱了。就这样,诚实的程成为了城市农民工的一部分,他没有文化和技术。幸运的是,他仍然有力量。他在各个建筑工地四处走动,从事最艰苦、最累人的体力劳动。

每次他拿到工资,他都不愿意花掉。夏天下班后,他的同事们总是喜欢聚在一起喝啤酒。他拒绝每次给他打电话。他性格内向,不会说话,几乎没有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同事认为他太无聊了,不再给他打电话。

不仅他的同事,而且他的妻子都觉得他很无聊。俗话说,一次小小的告别胜过一次新的婚姻。但每次程从城里回来,他的妻子都不高兴,但有点无聊。他很愚蠢,不会欺骗别人。他们的感情在分离中慢慢耗尽。

在孩子三岁生日那天,程特意请假回家庆祝儿子的生日。他买了一袋袋礼物,匆匆回家庆祝孩子的生日。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妻子提出离婚。

他认为这是因为他妻子刚刚在家生了孩子。等孩子们长大是件好事,但他没想到会离婚。

双方没有纠缠太多,很快就办理了离婚手续。他的儿子跟着程,这名30多岁的男子的家庭因此分崩离析。

离婚后,程把儿子交给父母抚养。他仍然选择在城里工作。作为一名低水平的农民工,他工资不低,但收入不多。他挣扎了10年,没有为家人盖新房子。看着邻居从小楼里爬起来,他说不嫉妒是错误的。

下班后,我和同事聊天。同事们说:“如果不是因为不能离开家,我真的很想去国外工作。我听说7000元一个月是我们两个月工资的最高点。”演讲者不是有意听的。程问同事们怎么出国。

工人们说,许多劳务派遣公司现在与外国工厂合作,向国外派遣一些中国劳动力。他们去了非洲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在没有任何文化的情况下从事劳动。就这样,程意外地与一家劳务公司签订了合同,离开了这个国家。他来到非洲的安哥拉。

安哥拉位于非洲西南部。它在早期是葡萄牙的殖民地。直到1975年,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才成立。国内经济非常萧条,人们的生活与原始人没有什么不同。

大多数村庄分布在原始森林中。有些村庄甚至没有水和电。一栋土坯房里住着十几个人。刚到安哥拉的程曾经不适应。他不仅一时难以接受当地的生活环境,而且还养成了一些饮食习惯。

幸运的是,一开始,他的目标是赚钱,而不是享受幸福,所以他尽全力去克服他能克服的。除了一件事,他选择了坚持自己,那就是喝热水。当地人没有喝热水的习惯,他们的日常用水依赖于村庄旁边的河流。

作为一个新手,程一开始就遭受了损失。像当地人一样,他在河里喝水和洗澡。结果,他患上了疟疾,这使他痛苦了很长一段时间。病愈后,他坚持中国的老办法:喝热水。

他在国外很孤独,经常遭受不公正待遇。起初,他很想出国,但并不清楚。来后的第一个老板不容易相处。在努力工作了半年之后,他不仅拖欠工资,而且还逃跑了。

后来,在中介的安排下,程换了一个中国老板。虽然他能按时拿到工资,但在收到竣工款后,他经常不得不支付当地土著人的钱。

安哥拉有许多原始森林和分散的村庄。根据当地习俗,所有部落首领现在都成为村长,并将土地分配给一些村民。程,一个外国人,不知道当地的风俗和分工。通常在森林中砍伐树木很可能会砍伐当地人的私家树,因此他需要赔偿。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程决定聘请一名当地人作为顾问。他花了30000宽扎(相当于300元)雇了一个叫老瓜的当地人。

老瓜导师小建区分不同的人的领域,并与当地人谈判。程教授老瓜切割技术,说以后用老瓜会赚很多钱。这两个人通常呆一整天,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成为了朋友。

程在工地上没有说话,老瓜很照顾他。虽然家里人经常不会做饭,但他也会时不时地邀请程回家。

程每次来到老瓜家,老瓜都会让大女儿明嘎准备一壶最丰盛的木薯面,这是当地人待客的标准,家里人很少能吃到。

看到哥哥家里一贫如洗,土坯房里挤满了十几个人,屋顶上的茅草稀稀落落,下雨时屋里的鱼也比外面小不了多少,程叹了口气,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家乡和自己的老房子。

每次来拜访,他都会主动带一些日用品来帮助改善家庭生活,有时带几公斤面粉,有时带一点新鲜蔬菜,甚至买了很多蔬菜来教妻子种菜。

40多岁的程与妻子离婚多年。起初,他只打算抚养他的儿子。这足以为他建造一座新房子,看着他结婚生子。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瓜,说要娶明嘎。老瓜有12个孩子,明嘎是第二个,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当地女人多,男人少,他是一夫多妻制。

老瓜当场答应程。在他看来,与其让她在当地过着艰苦的生活,不如让她跟随程去享受幸福。

老瓜的妻子犹豫了一下。他知道程是个好人,但他是个外国人,迟早要回家。那时他的女儿会跟着他。这辈子可能很难见面。知道这一点后,程不但没有抱怨,而且很明白。他也是一个父亲,理解做父母的不情愿和担忧。

他选择用实际行动向明加证明自己的诚意。他用微薄的工资为明家盖了三栋新房子。他使用了当地最新版本的石棉瓦屋顶,而不是原来的茅草屋。

男孩和女孩都穿大哥的旧衣服,大哥的母亲从二手市场买了他的衣服。这是他们全家第一次穿新衣服。

程还把老瓜知道的伐木技术都教给了他,并介绍他到自己的工厂工作。这样,他可以比现在赚更多的钱。有了钱,他可以改善家庭生活,送孩子上学。

明嘎的父母终于同意了这样的婚姻。明嘎没有上学,但她知道程是个好人,同意了这桩婚事。

2017年,程与明嘎在老瓜夫妇的见证下按当地习俗结婚。婚后,程并没有把明嘎带回中国。他年轻时想多赚些钱。

2018年,明嘎怀孕,生下长子。当时,明嘎18岁,程48岁。再次当上父亲的程仍然很开心,并照顾好了妻子。

多年的体力劳动使他无法做他想做的事。他决定把妻儿带回中国。临走前,为了和明嘎的父母保持联系,老瓜家连电都没有。程进城给岳父买了一台小发电机,还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教老瓜用。他说他们回家后,他可以用这个去看望他的女儿明嘎和孙子。

明嘎的家人没有信号和网络。每次他们打电话来,老瓜和他的妻子都要跑到镇上。这就是这对老夫妇享受它的方式。他们经常与女儿和女婿约好下次打电线岁的农民有了第二个孩子,他余生最大的愿望是拥有自己的家

2020年,程50岁,明嘎20岁。他们欢迎他们的第二个儿子。程给儿子取名裴。

程和前妻所生的长子也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他用积攒多年的钱为儿子盖了一所新房子,然后搬出去和明嘎和他的两个小儿子租了一所房子。

他说现在他可以靠打零工赚钱了,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多存点钱给明嘎的妈妈盖一栋新房子。

2022年,明嘎的长子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幼儿园校长早就听说了明嘎和程的爱情故事。她听说明嘎从未上过学。她诚恳地邀请明嘎和儿子一起上幼儿园,免除了明嘎的学费。明嘎没想到自己20多岁就可以进校门了,甚至比上学那天的儿子还要兴奋。

明嘎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她说她现在的生活本来是不可想象的。妇女在非洲的地位很低。来到中国后,她了解到女性也可以受到尊重。虽然她没有房子,但她相信程可以给她和她的孩子们一个更好的未来。

我不得不感叹,两个相差30年的外国恋人能够克服许多限制,最终结婚,爱情不变,这是多么值得庆祝。

北青。通用域名格式:《21岁非洲姑娘远嫁中国,与儿子一起上幼儿园!园长:免学费!》

27, 7月 2022
安哥拉首都地标上留名的中国女性

人民网罗安达3月6日电(记者 万宇)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维也纳大道号称当地的长安街,在其核心位置,横亘一座美丽的立交桥,这座色彩斑斓的立交桥与中国女性有着不解之缘。

全长239米、宽19.4米的罗德里格斯大桥位于罗安达市中心,是市区交通主干道,也是安哥拉首都目前规模最大的立交桥,为中国政府贷款框架内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2017年8月竣工通车,极大疏解过去该地的拥堵压力。

立交桥外部由安哥拉艺术家彩绘各种充满非洲风情的图案,在桥台处,描绘着许多外语人名,参于大桥建设的邹丽娜(Susana)、由春婷(Diana)、李慧子(Sandrina)、安哥拉籍的塞西莉亚等4位中铁二十局安哥拉国际公司女性员工的外文名字位列其中。邹丽娜为代表的多位女性职工,在建设过程中负责沟通联络,克服重重困难,为大桥提前通车作出突出贡献,安方提议,向她们在建设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致敬,在彩绘中加入她们的名字。这座安哥拉的新地标,已成为中安友好象征的友谊桥,也是安哥拉市民口中的女性桥 。

27, 7月 2022
安哥拉民众每天靠2美元度日那么总统女儿是如何积累30亿美元财富的?

曾长期担任安哥拉总统的何塞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 Eduardo dos Santos)于上周五去世,享年79岁,据报道他已患病多时。多斯桑托斯曾在前苏联时期的阿塞拜疆学习石油工程,并在1975年安哥拉独立后担任该国外交部长,然后在1979年当选总统。在他掌权的38年里,安哥拉动荡和争议不断,其经济因持续的内战和多斯桑托斯的社会主义政策而步履蹒跚。

2002年安哥拉内战正式停火之后,多斯桑托斯采取了一种激进的资本主义形式,该国也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成为了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不过,这些意外之财很少被达安哥拉民众获得,而大多数人依然生活在贫困之中。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在2007年至2010年期间,至少有32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从安哥拉政府的账簿上消失了,该组织后来追踪到这些钱中的大部分是“准财政操作”。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多斯桑托斯的女儿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Isabel dos Santos)成为了非洲女首富在2014年的巅峰时期,其财富达到了37亿美元。

父亲退休后,伊莎贝尔的财富帝国开始瓦解。她的资产被冻结,并被指控挪用公款和洗钱,《福布斯》则在2021年将她从全球亿万富豪榜上除名。此外,一家国际仲裁法庭似乎在2021年7月下令其返还在葡萄牙Galp能源公司价值5亿美元的股份。伊莎贝尔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谴责所有指控,称其背后有政治动机。

以下是《福布斯》在2013年8月14日发布的一篇勒布奖(Loeb award)文章,讲述了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成为非洲最富有女性的。

2022年5月27日,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出席第75届戛纳电影节。

去年12月,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举办了一场派对,以纪念自己与刚果商人辛迪卡多科洛(Sindika Dokolo)结婚十周年。她邀请了几十位亲朋好友参加,有的甚至专门从德国和巴西过来。这些人与数百名当地客人一起,在安哥拉度过了三天奢华时光,游玩内容包括在位于该国首都罗安达(Luanda)的圣米格尔堡(Fortress of Sao Miguel)里的狂欢,以及在豪华的Mussulo半岛的海滩上享用周日早午餐。据一位与会者说,邀请函被装在了一个时髦的白色盒子里,上面承诺将举办一场“充满激情、友谊、价值百年“的十周年庆祝活动。

说“价值30亿美元的十周年”会更贴切。目前,40岁的伊莎贝尔是非洲唯一的女性亿万富豪,也是非洲大陆最年轻的亿万富豪。她迅速而有系统性地获得了安哥拉战略产业的大量股份,比如银行、水泥、钻石和电信,这使她成为该国最有影响力的商人。由于一半以上的资产都通过在葡萄牙上市的公司进行持有,所以她的国际信誉因此得到了强化。今年1月,当《福布斯》公布她是亿万富豪的消息时,政府将其作为一种民族自豪感进行传播,从而证明这个拥有1,900万人口的国家已经崛起。

然而,真正的故事在于,伊莎贝尔是如何获得这些财富的。在过去的一年里,《福布斯》一直在追踪她的致富之路,并因此查阅了几十份文件,以及与当地的几十位人士进行了交谈。根据《福布斯》的了解,伊莎贝尔在安哥拉的每一笔重大投资要么来自于收购了一家想要在该国开展业务的公司的股份,要么来自于让她参与其中的一笔交易。她的故事是一个罕见的窗口,让我们看到了世界各地资源丰富的国家都在上演着的、悲惨的“盗贼统治”故事。

对总统多斯桑托斯来说,这是一个从自己的国家榨取财富的万无一失的方法,同时又保持着假定性的一臂距离。如果这位71岁的总统被推翻,他可以从女儿那里收回资产;如果他在掌权时离世,那女儿就能把赃物留在家里。如果伊莎贝尔足够慷慨的话,她可以选择和她知道的7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分享一些财富,当然也可以不分享。这些兄弟姐妹因互相鄙视而在安哥拉家喻户晓。

安哥拉前总理马科利诺莫科(Marcolino Moco)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这种地展示财富的行为是不可能被证明为合理的。毫无疑问,是他的父亲创造了这么多财富。”

伊莎贝尔拒绝就本文接受《福布斯》采访。虽然她的代表没有回应《福布斯》在几个月前发出的详细问题清单,但在上周发表了这样一份声明:“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女士是一名独立的女商人,也是一名只代表自己利益的私人投资者。她对安哥拉和/或葡萄牙公司的投资是透明的,而且是通过知名的银行和律师事务所等外部实体进行的。”

同时,这位发言人反过来指责本文的合著者安哥拉调查记者马奎斯德莫莱斯(Marques de Morais)是带有政治目的的活动人士。1999年,安哥拉政府监禁了他,原因是其发表了一系列批评政府的文章,并对他在2011年出版的《血钻:安哥拉的腐败与酷刑》(Blood Diamonds:Corruption and Torture in Angola)一书提出了新的刑事诽谤指控。

最后,伊莎贝尔的一名代表称,任何关于她和政府之间非法转移财富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完全荒谬的”。确实很可能是这样,毕竟当你的父亲掌控局面,可以决定哪些国家资产被出售、以什么价格出售时,只要动动笔就能把盗窃公共资源的行为合法化。

《福布斯》记者未能联系到何塞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总统对此发表评论,这很不幸,因为正如马科利诺莫科指出的那样,多斯桑托斯“需要做出一些解释”。

三个世纪以来,葡萄牙人一直从这个位于非洲西南海岸的矿产丰富的国家攫取财富。可是在1975年赢得独立后不久,安哥拉国内各派别就开始为争取同样的权力而相互争斗。在这场持续了27年的混乱中,曾在前苏联时期的阿塞拜疆学习过石油工程,并在安哥拉独立后担任政府外交部长的多斯桑托斯最终在1979年成为了总统。从那以后,他一直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第三位任职时间最长的非王室国家元首。

在阿塞拜疆上学时,多斯桑托斯总统遇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Tatiana Kukanova(他结过至少两次婚),其第一个孩子伊莎贝尔也在那里出生。6岁时,伊莎贝尔就住进了安哥拉的总统官邸,尽管按照非洲独裁者的挥霍标准,这个家庭的生活方式并不算奢侈(这位总统至少有5个孩子来自于不同的情妇),但这家人的圣诞树是从纽约运来的,还有从里斯本一家餐馆老板那里进口的价值50万美元的香槟酒。该享乐程度足以让伊莎贝尔获得“公主”的绰号。

在伊莎贝尔的成长过程中,安哥拉经济受到了两个因素的拖累,即持续的内战和多斯桑托斯的社会主义政策。“在20世纪80年代,超市的货架上只有面条,此外没什么东西。”南加州大学名誉副教授杰拉德本德(Gerald Bender)表示。自1968年以来,他一直在研究安哥拉。对与世隔绝的伊莎贝尔来说,看不见现实的她最终进入了伦敦国王学院,而她的母亲已经是英国公民,住在英国,并获得了工程学士学位。

然而,随着1992年底安哥拉内战的再次爆发,伊莎贝尔匆忙去到了首都罗安达据说,她在伦敦收到了死亡威胁。

到20世纪90年代末,安哥拉内战逐渐结束,并在2002年正式宣布了停火。之后,就像他在60年代学习过的前苏联人一样,多斯桑托斯总统开始拥抱一种“能抓住什么就做什么”的资本主义。在过去十年里,安哥拉一直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从2002年到2011年,该国GDP以每年11.6%的速度增长,主要原因是石油产量增加了一倍多,达到每天180万桶,政府预算也从十年前的63亿美元增加到了690亿美元。

但可以预见的是,这些意外之财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流向了民众大约有70%的安哥拉人民每天的生活费不到2美元。根据政府自己的统计,由于干旱和政府的忽视,该国有10%的人口正在争夺食物。那么钱都去哪了?

首先要从一个偏执的终身总统那里找起,而安哥拉国家安全机构从政府预算中吸收的资金比医疗、教育和农业加起来还要多。很明显,很多钱都被偷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在2007年至2010年间,至少有32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从安哥拉政府的账簿上消失了,后来该组织追踪到大部分资金都被用于“准财政操作”。在透明国际清廉指数的176个国家中,安哥拉排名第157位,落后于像也门和吉尔吉斯斯坦这样的参与式民主国家。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的财富浮出了水面,规模估计达30亿美元。

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的商业经历起源于“迈阿密海滩”(Miami Beach),但它不是佛罗里达州的城市,而是罗安达的一家乡村风格的海滨酒吧和餐厅,从名字、平庸的食物,到冷漠的服务,它都试图模仿那座城市的格调。1997年,该餐厅的所有者鲁伊巴拉塔(Rui Barata)与卫生检查员和税务人员发生了矛盾,而他的解决方案是:让当时24岁的伊莎贝尔做合伙人。根据当时人们的说法,他希望她的名字可以让讨厌的政府监管机构远离自己。有知情人士透露,伊莎贝尔最初的投资微不足道,但这家餐厅生意兴隆:16年后,它仍然是民众在周末的热门去处。

伊莎贝尔不可能错过这份经验,即拥有镀金名字的人可以获得股权。随着安哥拉财富的释放,她在接下来做了以下事情:

安哥拉是世界第四大钻石生产国,位于该国东北部的矿山每年的销售额估计有10亿美元,而这些矿山的独家特许权持有者是国有公司Endiama。

1999年,多斯桑托斯总统推动Endiama成立了一家钻石销售公司。三名以色列钻石商人,包括列夫列维耶夫(Lev Leviev)《福布斯》估计其有15亿美元身家承诺会提供专业技术。根据英国法庭的记录,这次冒险背后的力量是俄罗斯军火商阿尔卡季盖达马克(Arkady Gaydamak),在1992-2002年内战期间曾是多斯桑托斯的亲信。新公司将被命名为Ascorp。

列维耶夫和包括盖达马克在内的合伙人最终将获得24.5%的Ascorp股份,政府则保留51%的股权,那么最令人惊讶的大股东是谁?泛非洲投资服务公司(Trans Africa Investment Services,TAIS)的年报显示,伊莎贝尔通过与母亲共同创办的这家直布罗陀投资公司获得了24.5%的股份。(列维耶夫没有回应置评请求,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能联系到盖达马克。)

安哥拉2010年的宪法禁止总统窃取公共资金和腐败行为,这似乎禁止了他利用职务之便为家人谋取私利。不管怎样,由伊莎贝尔的父亲控制的安哥拉部长委员会还是批准了Ascorp的交易。“在安哥拉,他就是法律。”

英国法庭文件显示,Ascorp是一棵摇钱树,每个月能带来数百万美元的股息。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直布罗陀公司注册记录,随着“血钻”业务在本世纪头十年中期受到国际审查,伊莎贝尔将TAIS的全部控制权移交给了母亲,该公司的名字如今变更为Iaxonh Limited。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停车位”由一个英国公民安全地控制,伊莎贝尔作为她母亲的唯一继承人则安坐在安哥拉。记者无法联系到这位母亲进行置评。

1997年,多斯桑托斯总统就其控制的日益宝贵的电信频段发布了一项法令:政府必须为新的电信许可证进行公开招标。

仅仅过了两年,他就颁布了一条新的法令政府可以在不进行公开招标的情况下颁发许可证,只要受让方是与政府合资的企业。11个月后,这位总统在部长委员会的支持下,授予Unitel电信公司成为该国第一家私人移动电话运营商的权利,条件是他拥有唯一的权力来批准该项目,并决定公司的股权结构,因为该项目涉及国家资金。国有石油公司获得了25%的股份,伊莎贝尔也获得了自己的25%股份。后者的发言人表示,伊莎贝尔出资购买了Unitel股份,但拒绝透露具体数额。一年后,葡萄牙电信(Portugal Telecom)斥资1,260万美元收购了另外25%的股份。

这是一笔了不起的投资。移动电话已经彻底改变了非洲,而作为安哥拉仅有的两家移动电话网络运营商之一,Unitel已经积累了900万用户。去年,该公司的收入为20亿美元,是安哥拉最大的私人公司。根据《福布斯》与几位跟踪葡萄牙电信的分析师的讨论结果,伊莎贝尔持有的股票价值至少有10亿美元。

2005年,随着伊莎贝尔将其在安哥拉的商业利益多元化,其强大的赞助人网络也多元化了。比如身家43亿美元的葡萄牙亿万富豪阿梅里科阿莫里姆(Americo Amorim),他一生都致力于把其家族商业帝国从软木橡树扩展到房地产、旅游业,尤其是石油。这位亿万富豪没有对本文发表评论,但他在安哥拉内战结束后很早就在该国寻求交易。2005年,当多斯桑托斯家族进军银行业时,其是与阿莫里姆和曾担任另一家安哥拉银行CEO的葡萄牙人费尔南多特勒斯(Fernando Teles)合作的。Banco Internacional de Credito(简称BIC)的年报显示,他们共同开设了这家银行。

伊莎贝尔的父亲再次发挥了作用:作为部长委员会的主席,他正式授权该银行能接收来自外国投行的资本。这笔资金具体是如何筹集的,目前尚不清楚,因为没有公开记录显示是谁把钱存入了这家银行。BIC的最新年报显示,阿莫里姆拥有该银行25%的股份,而各种文件显示,伊莎贝尔通过投资工具持有另外25%的股份。她的发言人说,她是该银行的创始成员之一,能用独立的手段通过她早期的商业冒险来购买股份。

不管怎么说,BIC大获成功,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贷了一笔款给安哥拉政府。除了向私营企业提供超过3.5亿美元的贷款外,BIC还向安哥拉提供了4.5亿美元的贷款,而2012年BIC旗下资产为69亿美元。根据其在最新年报中列出的银行账面价值,《福布斯》估计,伊莎贝尔持有的股份至少价值1.6亿美元。记者无法联系到BIC人士进行置评。

石油是安哥拉规模最大的自然资源,其每年会生产6.5亿桶石油,其中大部分用于出口。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因此获利颇丰,而多斯桑托斯家族想要搭上顺风车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伊莎贝尔的银行合伙人、亿万富豪阿梅里科阿莫里姆将扮演关键角色。

2005年,阿莫里姆成立了子公司阿莫里姆能源公司(Amorim Energia),并将以55%的股份成为实控人,剩下的45%(至少最初是这样)则通过一家名为Esperaza Holding B.V.的荷兰控股公司转给了Sonangol。据媒体报道,在那年年底,Amorim Energia以大约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葡萄牙前国有石油公司Galp Energia33.3%的股份。据非营利性调查机构Global Witness称,2006年底,Sonangol持有的40%的Esperaza股份最终落入了一家名为Exem Holding的瑞士公司手中。

尽管无法找到任何文件来证明Exem Holding与伊莎贝尔有关,但到处都有她的痕迹。据Global Witness报道,她的丈夫辛迪卡多科洛(Sindika Dokolo)应Esperaza的要求进入了阿莫里姆能源公司的董事会。公开文件显示,伊莎贝尔旗下控股公司的董事长还在Exem Holding的子公司Fidequity,以及Exem Energy和Exem Oil & Gas等实体的董事会中任职。去年,Amorim Energia斥资7.26亿美元收购了Galp另外5%的股份。伊莎贝尔持有的6.9% Galp股份最近的价值为9.24亿美元。

在多斯桑托斯总统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安哥拉只有一家水泥厂,且由一家名为Nova Cimangola的公司所有。到2004年中期,政府拥有其39.8%的股份,Sonangol旗下的银行BAI拥有9.5%的股份,剩余49%的股份则由瑞士公司Scanang拥有,而该公司正处于被葡萄牙水泥公司Cimpor收购的流程中。

不过,政府开始要求获得更大的股份,因为其觉得该工厂是战后国家重建的战略资产。2006年10月29日,安哥拉的部长委员会通过了第78/06号决议,批准支付7,400万美元收购Cimpor,并宣称这笔支出对于维护“公共利益、恢复合法性,以及维持安哥拉国家实体对Nova Cimangola的股权控制”是必要的。据安哥拉一家报纸的报道,这笔7,400万美元的款项来自BIC银行,而阿莫里姆和伊莎贝尔拥有该银行的一半股权。如今,安哥拉政府将拥有Cimpor 89%的股份,而BAI和安哥拉个人将拥有剩下的11%。

可随后发生的事情表明,该收购行为的更大目标并不是让安哥拉拥有更多股份,而是让某些安哥拉人拥有更多股份。在安哥拉部长委员会批准之前,一家名为Ciminvest的公司在安哥拉注册成立。根据Ciminvest的公司章程,其最初是由总统的前法律顾问负责的。虽然阿梅里科阿莫里姆曾一度拥有Ciminvest约30%的股份,但其代表证实,他已经在2009年转让了自己的股份,也不愿就谁接手了这些股份以及支付了多少钱发表评论。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这些股份的真正所有者是伊莎贝尔和她的丈夫,尽管详细的所有权文件尚未公开。不过,伊莎贝尔在简历中承认,她是Nova Cimangola的董事会主席,并通过Ciminvest控制着这家公司。没有太多麻烦,也没有付出明显的代价,这家总统授权由“国家实体”控制的公司就被伊莎贝尔控制了。

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的财产不仅仅是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的资产,这些资产能带来丰厚的股息,使她得以在看似与开发安哥拉无关的业务中购买更多资产,比如她斥资5亿美元持有葡萄牙媒体公司ZON的股份。

与此同时,她的父亲已经采取了法律措施来保护自己免受所有掠夺。根据安哥拉法律,总统多斯桑托斯为了女儿的个人利益而向Unitel颁发许可证的决定可能被视为滥用权力。为了缓解后果,他在1992年篡改了法律,将指控理由减少为两个:受贿或背叛国家。从技术上讲,他可以辩称,自己在Unitel的案子中没有违反这两个规定中的任何一个。

不过,上述操作所蕴含的更大策略是把伊莎贝尔塑造成一个英雄。今年一月,在《福布斯》宣布她成为亿万富豪后,安哥拉政权的喉舌(也是该国唯一的日报)《安哥拉日报》宣称:“在我们为消除安哥拉的贫困尽了最大努力的同时,我们为女商人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成为世界金融界的标杆而感到高兴。这对安哥拉有益,也让安哥拉人民感到自豪。”可是,安哥拉人应该感到羞愧,而不是自豪。

25, 7月 2022
走进“安哥拉”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并存带你看看这个非洲小国

,这是葡萄牙人建立的城池,1482年葡萄牙殖民者踏入了这块土地,1576年建立了罗安达城,长期派遣“安哥拉总督”进行监督和管制。

安哥拉也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之一,他们的土地主要是高原和丘陵,缺少河流和湖泊,水域在国家面积中的占比只有1.1%。

安哥拉的本土民族是本杜人,又分为“奥文本杜人”和“姆本杜人”,这些人大多被葡萄牙世代奴役,目前也以葡萄牙语作为官方语言。

安哥拉的货币是“宽扎”,1美元可以兑换165宽扎,安哥拉宽扎的面值最大为5000,但是我国并不将宽扎视为自由可兑换货币,想要换成人民币只能先换美元再折换为人民币。

安哥拉在国际上知名度并不高,和安哥拉有关的最高的搜索词是“安哥拉兔子”,但是“安哥拉兔”和安哥拉并没有关系,这种兔子起源于土耳其或者是英国。

在葡萄牙殖民时期,安哥拉曾是非洲黑奴的主要输出地,葡萄牙人靠在安哥拉进行黑奴贸易赚得盆满钵满。

1975年,安哥拉人终于从葡萄牙手中独立,结束了葡萄牙500年的殖民统治,但因为根深蒂固的影响,葡萄牙依旧以安哥拉宗主国自居。

安哥拉实行“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并存的婚姻制度,因为常年内战,安哥拉的人口增长缓慢,所以政府鼓励生育。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有多个妻子/丈夫。安哥拉的男人大多拥有4个以上的老婆,没有最高上限。

“偷妻节”是安哥拉的特有节日,这一天并不是让男人去偷其他人的妻子,而是让男人们给自己化妆,展示自己的身材来吸引女人的目光,为自己讨老婆。“偷妻节”的意思就是来偷走女人的心。

在安哥拉当地有很多混血美女,葡萄牙人在此地殖民500年,当地本杜人早已和葡萄牙人通婚多年,在安哥拉也盛产混血美女,白人美女和黑人美女也极为常见。

安哥拉人的平均寿命只有61岁,但是在非洲大陆这已经算比较长寿的国家,他的国家医疗覆盖率为44%,艾滋患病率为5%。

安哥拉有一种神奇的植物,名为“卡宾达树”。卡宾达树皮是一种特效壮阳药,号称一片树皮就能激发潜力,而且男女不忌统统适用。

安哥拉的支柱产业是石油工业,长达1650公里的海岸线蕴藏了不少石油,为安哥拉每年带来数百亿美元的利润。

除了石油之外,钻石也是安哥拉的经济命脉,安哥拉是世界上排名第5的钻石产地,每年的钻石交易额在10多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