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1, 7月 2022
大选来了安哥拉发布重要公告!

根据周二(15日)在《安哥拉日报》(Jornal de Angola)上发表的公告,国家选举委员会(CNE)为筹备和举行今年的大选展开四次公开招标。16/02/2022更新08:34

第一次招标是为选举公民教育代理处购买工具包。收到招标程序文件的要求或查阅招标文件的期限为通知公布后48小时。提交投标书的截止日期为公告公布之日起20天。

竞标者需要做的:获得招标采购程序的价格和条件为缴纳25万宽扎,保证金为投标总价的5%。

另外三次公开招标是购买15辆轻型越野车,购买发电机和照明套件,以及购买运动衫、polo衫和帽子等。截止日期与第一次公开招标相同。

此外,政府亦公开招标采购地图服务、选民名册、选民信息、认证及计算机通讯设备等,以支持2022年大选的筹备及举行过程。

根据法律规定,全国选举委员会是组织、执行、协调和进行全国选举进程的独立行政机构。

20, 7月 2022
修路架桥到哪里 南京工程队就把好事做到哪里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中国的俗话,同样适用于远在非洲大陆的安哥拉。10多年来,南京交通工程有限公司的队伍走遍安哥拉的多个城市,为当地建路、架桥、修坝,见证着一项项工程给当地居民生活带来的改变、给经济带来的拉动作用。在建设中,他们还将南京的博爱精神带到当地,修路架桥到哪里,就把好事做到哪里。

近日,记者在南京交通工程有限公司见到了刚刚从阿富汗归来的公司副总经理黄跃东。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两件东西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一件是挂在墙上的安哥拉地图,另一件是一顶手编斗笠。“我们在安哥拉库内内省修路时,顺带修整了一户居民家门前的土路,家中80多岁的老人高兴地送来他亲手编织的斗笠,并拉着我们一起跳舞。”黄跃东指着那顶斗笠说。

从2005年库内内省的改扩建道路到今年北宽扎省的栋穆项目,南京交通工程有限公司的队伍已经在安哥拉建设了13年。库内内省省会翁吉瓦至洪贝有一条107公里的道路,是当地出行最主要的道路,而这条路仅6米宽,路面沥青已磨光,坑坑洼洼的,最大的坑洞大到汽车开进去看不见顶,道路时速只有10公里。2005年,南京交通工程有限公司工程队的任务就是对这条道路进行改扩建。

“除了生活上的艰苦,建设物资难以到位是当时最大的难题。”黄跃东说。工地上的施工物资绝大多数来自于中国国内,从工地开车到港口有500多公里,由于道路条件太差,运输一次物资单程要3到4天。乳化沥青、石料、沥青混凝土……这些在国内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在安哥拉都要自己生产。擅长架桥修路的他们哪里会生产这些原料?可是工程每天都在“等米下锅”。找矿场、研究技术规范、查找资料,所有技术人员白天施工晚上做实验,逐步摸索。很快,一条采集、生产、加工、成品等一条龙的流水线就完成了,这让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

国外施工面对的是全新的施工规范和标准,中国工程队在质量上实行高要求,不但要达到国内水平,更是要与国际对标。经过4年的建设,改扩建后的道路宽度达到11米,时速达到120公里。随后几年,该公司还在库内内省负责架桥、修坝,参与城市建设。“路修好了,物资进出方便了,当地农业、经济都有了发展,加之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扶持,一些中国人也来到这里开办起了工厂。”黄跃东说,为了更好地发展当地经济,2011年翁吉瓦至边境的道路改扩建工程开工,大部分原材料已不用再从中国国内进口,当地有了水泥厂、矿石厂等,物资供应不再成为难题。“与国内联系,再也不用开车两个小时到城镇去打电线G网络已经覆盖,可以直接与国内开视频会议。”黄跃东说。

凭借高标准的施工质量以及诚信,工程队受到当地政府的称赞,而他们传递出的热情和博爱精神,更为南京在当地赢得了好口碑。2015年,工程队在修建翁吉瓦附近一条道路时,发现一个叫埃瓦莱的小镇每到雨季水位就会上涨,整个镇上的居民都无法与外界联络,生活物资只能靠直升机空投,生病的人也无法外出就医,工程队随即义务为该镇架设了一座钢结构的便桥。

教会当地人谋生的技术、额外为居民铺设道路、给学校捐赠物品、给当地的贫困者送生活物品、为医院整治环境、为当地人挖蓄水池……如今,当地居民看到黄跃东和他的团队,都会竖起大拇指,并邀请工程队参加派对,还送来自己用采摘的果子制成的果汁。“有一次,居民给我们送来两头牛、一头羊,而当地结婚的聘礼也不过是一头牛。”黄跃东自豪地说。

好口碑让南京的这支工程队在竞争当地建设项目时总能拔得头筹,项目也越做越多。如今,这支队伍又将继续走向“一带一路”上的阿富汗、刚果、、加纳等国家。

17, 7月 2022
不仅仅巴西亚马孙雨林有火灾非洲安哥拉热带草原地区也在燃烧

“火”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人类正是掌握了对于火的使用,才结束了茹毛饮血的日子。火如果不受控制,就会形成“火灾”,现在全球人们最为关注的一场火灾就是远在西半球的巴西亚马孙(也有翻译成亚马逊)雨林的森林大火。有两方面原因是它成为了大家的关注焦点,一方面是亚马孙雨林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热带雨林,被誉为“地球的肺”,另一方面是亚马孙雨林的火势蔓延速度极快,难以控制。

对于森林大火的扑灭,人类一直都没有特别有效的办法,很多时候都是自然熄灭的,有条件的情况下通过开辟隔离通道来控制火灾。特别是在人迹罕至的雨林地区进行灭火,难度更是成倍增加,所以说不定巴西亚马孙雨林的大火会持续数周。一般来说,野外地区发生火灾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自燃起火,而是人为放火。

当然,这种人为放火是有目的的,主要的目的多是为了农业生产的需要,大多数时候都是可控的。这种在农业生产之前先燃烧土地的方法,在世界上很多地区都十分流行,比如最近卫星监测到,在位于非洲西南部地区的安哥拉发现了数量众多的火灾发生点,那么,是不是安哥拉也发生了大规模的不受控制野外大火呢?

其实不然,研究人员对于安哥拉火灾的强度进行了测量,通过“火灾辐射功率”来表达火灾的强弱,发现安哥拉的火灾辐射功率都比较低,也就是说这些火灾大多数都是规模较小的农业火灾,而不是森林大火。通常每年的8月,是非洲南部地区燃烧季节的高峰期,今年的情况和往年来比也并不突出。

安哥拉地区从气候类型的角度来看,主要属于热带草原气候,通常在每年南半球即将进入春季(9月以后)时,非洲南部地区的草原和农田都会发生各种程度的燃烧,这种火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清理土地,以备耕作,而且草木在燃烧之后形成的“草木灰”是很好的肥料。通常来说,这种农业生产方式在劳动生产率相对落后的地区更为常见,比如在非洲、南亚地区、我国部分地区都十分常见。

虽然,通过焚烧秸秆的方式还田,能够使土地获得一定的肥力,但是这种焚烧一方面会产生大量的大气污染物质,产生环境污染;另一方面也很容易发生失控,从而引发野火,导致火灾蔓延,也会使得野生物种的生存受到威胁。而在美国等农业机械化水平高的地区,秸秆通常通过机械打碎,深埋入地下还田,以提高土壤肥力,或者是通过收集秸秆,作为牲畜饲料使用。

16, 7月 2022
安哥拉一块飞地为什么差点把两个刚果堵成内陆国?

“飞地”的概念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就是一个地区隶属于某个行政主体管辖,却不与之毗邻的状况。比如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完全夹在波兰、白俄罗斯和立陶宛之间,与俄罗斯本土毫不相连。然而在非洲大地上也有这么一块飞地,不仅是本国的经济中心,还捎带把邻国差点挤兑成了内陆国,这片地区就是安哥拉的卡宾达。

非洲殖民地独立浪潮开始之后,法属刚果和比属刚果分别独立,就是如今的刚果(布)和刚果(金),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还有一个面积不大的葡属刚果。古时候刚果河流域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刚果王国”,法国人和比利时人逆刚果河而上逐渐控制了河西和河东的大片土地,这便是两个刚果的前身。而在海洋上驰骋了数百年的葡萄牙则抢占了刚果河口的卡宾达,也就是葡属刚果。

安哥拉位于刚果以南,这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但也没能逃过西方人的殖民掠夺。1475年葡萄牙凭借几百名士兵便攻陷了整个安哥拉,后来安哥拉与卡宾达一起构成了葡属西非的一部分,但这两块殖民地之间却并没有任何隶属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列强的势力开始从非洲撤出,葡属刚果本来打算成立“卡宾达共和国”,但先人一步的安哥拉却忽然派出军队进入卡宾达,宣布其为安哥拉的一个省。

卡宾达人自然各种不服,心想我和你既不是一个民族,历史上也并无瓜葛,虽然之前被同一个老大压制,但独立后我怎么成了你的一个省?而道理虽是这个道理,可在实际过程中军队才是资本,实力决定线多万,相比之下卡宾达只有刚果河口的区区七千多平方公里,人口还不到安哥拉的百分之一,这仗怎么打?于是心有不甘的卡宾达人只能到邻国首都金沙萨。

卡宾达濒临大西洋,正是因为有了卡宾达的存在,刚果(金)的出海口险些被堵死。很难想象这个非洲大地上仅次于阿尔及利亚的面积第二大国竟然只有区区37公里的海岸线,如果卡宾达和安哥拉连成一体,刚果(金)还真成了内陆国。

论经济发展,非洲国家确实不行,但论自然资源,世界无出其右。安哥拉是石油、天然气储量巨丰富的国家,而卡宾达就占到安哥拉油气出口的一半以上,卡宾达市更是安哥拉共和国的第二大城市,全国经济中心。在这种情况下,安哥拉怎么可能允许卡宾达这块飞地“飞”走呢?

14, 7月 2022
卡宾达为何成为安哥拉的飞地?

在世界上为数众多的飞地中,卡宾达的知名度并不算高,一方面非洲的话语权本身就比较弱,另一方面卡宾达本身并不具备影响地区格局的资本。如今在主权归属上,卡宾达是安哥拉的一个省,但其位置却介于刚果(布)、刚果(金)和大西洋之间,卡宾达与安哥拉本土隔着刚果(金)的一小段海岸线。时至今日,卡宾达仍旧不时发出脱离安哥拉的声音,但安哥拉显然不愿意让这块飞地“飞走”。

就面积而言,卡宾达不足1万平方公里,与安哥拉的124.67万平方公里疆域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从地图上看,刚果(布)和刚果(金)以刚果河为界分居两侧,卡宾达则位于刚果河的入海口。在西方势力没有渗入非洲大地之前,栖息在刚果河流域的是一个名为“刚果王国”的土著国家,其范围大致囊括了如今的刚果(布)、刚果(金)和卡宾达。不过在殖民者闯入这片世外之地以后,统一的刚果王国便不复存在。

在殖民入侵的过程中,首先抵达这里的是葡萄牙人,由于此刻的葡萄牙急于开辟到达东方的新航路,所以他们在大西洋岸边建立据点之后便匆匆离开,而这一小片地区就是卡宾达的前身,又称“葡属刚果”。后来法国人和比利时人接踵而来,这两个国家的战略与葡萄牙相比有着显著不同,法比两国已经不满足于建立点状的据点,而是逆刚果河而上,向非洲内陆大力挺进。最终的结果是法国人控制了河流北岸,称为“法属刚果”,后来便演化成了刚果(布);比利时人控制了河流南岸,称为“比属刚果”,后来演化成为刚果(金)。

公元1885年,列强在柏林召开会议以划分各自在非洲的殖民范围,法属刚果、比属刚果和葡属刚果便在原刚果王国的土地上建立起来。不过在此之前,刚果河流域以南的安哥拉已经于1475年被葡萄牙攻陷,也就是说葡萄牙在这一地区除了葡属刚果之外,还有一个葡属安哥拉。虽然同在宗主国葡萄牙的统治之下,但葡属刚果和葡属安哥拉并没有任何隶属关系,换言之,即使日后独立,它们也应该分别独立为两个国家。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亚非拉各国的民族运动此起彼伏,大势已去的葡萄牙结束在这一地区的殖民统治,于是卡宾达和安哥拉打算各自建国。然而安哥拉独立以后却抢先派出军队控制了卡宾达,然后宣称卡宾达是安哥拉的一个省。对于这样的行径,卡宾达人自然是气愤万千,毕竟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瓜葛,不能说大家同在一个宗主国的统治之下呆过,我就变成你的一个省吧?

安哥拉对此毫不理会,因为卡宾达濒临大洋的优越位置,使得这一小块地区在葡萄牙的统治之下变得富足无比,而且其石油、天然气等各类资源相当可观,不到万不得已,安哥拉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在国际事务中仍旧是实力说了算,刚独立时的卡宾达只有28万人口左右,而安哥拉的这一数字是卡宾达的100倍。论军事实力,卡宾达根本无法与安哥拉抗衡,事后卡宾达高层只逃到刚果(金),直到今天卡宾达依旧被安哥拉牢牢掌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