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4, 7月 2022
塞内加尔这个浪漫的国度宁静地安卧着一处粉红色的玫瑰湖!

塞内加尔,这里有世界上最艰苦的达喀尔拉力赛,有坐落在金色沙漠里的粉红色玫瑰湖,有爱恨交织的婚嫁制度。在这个浪漫的国度,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生机勃勃的传奇!

说起塞内加尔,很多人不是很熟悉,这是一个位于非洲最西端的小国家,素有“西非之角”之称,这个热情的“特兰加”之国,在西非算是存在感较强的国家。

我表叔在塞内加尔的做外贸生意已经整整十年了,他跟我说塞内加尔一直都是西非最美好的国家,不是因为它有多美或者多发达,而是能够给人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

2019年,表叔邀请我到塞内加尔旅游,还说要给我介绍一个漂亮的非洲女朋友,我二话没说就爽快地答应了。

今天,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塞内加尔的所见所闻,看看塞内加尔究竟是个怎样的国家?

塞内加尔,全称“塞内加尔共和国”,地处非洲陆地凸出部位的最西端,西临大西洋,海岸线公里,全年晴天天数超过300天。

塞内加尔的国土面积为19.6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630万,是西非人口较稠密的国家之一!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塞内加尔的GDP总计为242亿美元,人均GDP才1484美元,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塞内加尔的主要地形为平原,东部和东南部有丘陵高地,沿岸多是起伏的沙丘,森林占土地总面积的31%。

虽然塞内加尔的耕地面积仅占总面积的27%,但是有70%的人从事农业,这里水力资源丰富,主要农作物有花生、棉花、小米、高粱、玉米等。

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现代而又充满活力,展现了整个国家面向世界开放的姿态。当然,这一切还要得益于其优越的战略性地理位置!

塞内加尔无可比拟的更靠近世界多个地区,并且是西非的重要门户,从塞内加尔出发,搭乘飞机前往欧洲只需要4个多小时,到美国也只要7个多小时。

说起非洲的美女,给人的印象就是黑不溜秋的一大片。殊不知,塞内加尔是西非诞生超模最多的国家!

塞内加尔的女人黑得非常纯正,面容立体迷人,皮肤光滑细腻,身材凹凸有致,非常的漂亮!

由于塞内加尔以前是法国的殖民地,所以这里的混血非常多,她们既有法国浪漫的一面,也有塞内加尔原始的疯狂。

另外,塞内加尔女兵的规模相当庞大,目前大约占军队总人数的16%,她们个个身材挺拔,非常壮实,称得上是军中的铿锵玫瑰。

1.塞内加尔人的穿着一般都比较简单随意,这个国家的男性喜欢穿一种被称作“布布”的白色面袍子,女性则喜欢穿着颜色鲜艳的长裙。

2.塞内加尔人喜爱吃西红柿、萝卜、胡萝卜和各种豆类,他们习惯在饭后,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以帮助消化。

3.来到塞内加尔,我才知道,如有宾客来临,当地人常以“烤全羊”来热情款待。烤全羊使用的基本上都是小羔羊,烤熟后,会将其放在金属材质的大盘子里端上餐桌。

4.在塞内加尔,当地居民喜欢跳舞,每当聚会、过节或者遇到高兴的事,便会聚集在一起,以手击鼓、扭臀、踏脚为主,各自尽情展示绝技,来表达兴奋心情!

5.塞内加尔一年之中最大的节日是“宰羊节”,节日来临时,街头巷尾都充满了节日的氛围。清晨的达喀尔一片诵经声,当盛典结束后,许多人家开始宰羊。

6.宗教对塞内加尔人的生活习惯影响较大,他们多数都不会使用猪皮和猪内脏做的日用品。如果你来到塞内加尔,最好不要跟他们讨论有关猪的事情!

7.塞内加尔人热情好客,与人见面时会友善地握手问候,女性则习惯行屈膝躬身礼,身份高的女性也有可能主动同你握手。

8.塞内加尔是一个国家,当地人都信仰他们的“阿拉”,他们会说工资是“阿拉”给的,他们的一切都是“阿拉”给的,而且要心地善良。

9.跟国内不同的是,塞内加尔每天下午两三点是休息吃饭的时间。由于信仰,他们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做祷告,一天好几次。

10.塞内加尔盛产花生,每到花生收货季节,“垒花生”比赛便成了当地人的一项体育活动,当时我去的时候,正好有垒花生比赛,特别有意思!

塞内加尔的政府非常重视本国的民族文化,为了保护和传承民族传统手工工艺,1961年在首都达喀尔建立了第一个“工艺村”!

这里的村民大都来自于那些流浪街头的手工艺人,他们在村子里搭建房屋,就地制作和出售各种工艺品。

现如今,工艺村发展得越来越红火,走进小村,犹如置身于非洲艺术的殿堂,各种传统工艺品呈现在眼前。

当然,其中最引人入胜的还属木雕,木雕艺术在塞内加尔已有上千年历史,它主要取材于非洲的乌木和桃花心木。

另外,木雕涉及的题材也十分广泛,如人物雕像、面具、各种动物等,各类木雕构思奇特,情趣朴实,让人尽情体验其中的乐趣和浪漫气息,回味无穷。

足球是塞内加尔人的骄傲,2002年,塞内加尔足球队第一次登上世界杯的舞台,他们在首轮就爆冷,以1:0战胜了卫冕冠军法国队!

值得一提的是,塞内加尔的足球队有尬舞的习惯,他们赛前跳舞热身,赛后跳舞庆祝,致谢球迷会跳舞,球进了还会跳舞!

也正是因为如此,球迷们亲切地称他们为“特兰加雄狮”。其中“特兰加”是热情的意思,一如他们的足球风格,奔放自由。

“米饭和鱼”被誉为塞内加尔的国菜,这道菜是19世纪的一个来自圣路易市的女厨师发明的,主要用料是塞内加尔的米和鱼!

其中,塞内加尔的米,颗粒非常小,用油煎炸后,吃起来的口感有点像我们吃的锅巴,脆脆的,香香的。

而鱼多为石斑鱼,可以在鱼肚子中塞入一些香料和蔬菜,包括卷心菜、红萝卜、白萝卜、木薯、南瓜和茄子等。

将蒸熟的大米,搭配一些鱼肉、鸡肉、蔬菜一起吃,类似于我们吃的“盖浇饭”,还是很不错的。

塞内加尔人的饮食非常具有特色,这里的三明治是加了辣豆子的,主要是豌豆,有时候也会用小扁豆。

当然,这种三明治一般是早餐的时候才会吃,不过在塞内加尔,全国的街巷中都有的卖。

每年的七八月份,是塞内加尔的雨季,一旦到了雨季,对塞内加尔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所以,塞内加尔的很多城镇都会被水淹,一夜之间让整个城市陷入瘫痪。当你一觉醒来时,水可能已经淹到了床边。

大雨过后,下水道涌出的生活垃圾全部堆积在道路上面,痛苦不堪的人们纷纷选择背井离乡。

但是,在塞内加尔很少有人拥有汽车,要想成功地离开这里,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去汽车站赶车。

这里的“丛林的士”和“小巴”常常展开激烈的竞争,在考拉克的汽车站,小巴被称为快车。

这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快,而是由于它太能装了,车里车外都是人,而且要想要上去就必须支付6欧元的车费,6欧元可是代表了一些人工作两天的工资。

竞技摔跤是塞内加尔的第一大国动,塞内加尔人将其视为国粹,已有上百年历史,深受当地民众喜爱。

这里的摔跤规则是,一方四肢同时着地,或者背部着地,又或者被摔出摔跤场,则被判为输家。

提到摔跤,不得不提到塞内加尔的摔跤之王“庞巴迪”,他可是摔跤界举足轻重的人物,战绩彪悍,同时也是塞内加尔摔跤界不可多得的扛把子级人物。

但是,一直以来,塞内加尔都缺少一个专业的竞技场馆,每当有重量级比赛,不得不借助足球场或者其他临时场馆进行比赛。

作为最严酷和最富有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达喀尔拉力赛为无数有梦想的车手提供了表现的舞台。

旅游业是塞内加尔经济的四大支柱之一,被塞内加尔政府列入促进经济快速增长战略中,是优先发展的产业。

萨卢姆三角洲国家公园是塞内加尔著名旅游景点之一,位于塞内加尔中部沿海地区,面积7.6万公顷。

这座国家公园建立于1976年,园内有红树林在内的森林资源和水生哺乳动物以及鸟类。

2011年,萨卢姆河三角洲作为文化遗产被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它占地五千平方公里,区内物种丰富的生态系统为生活在此的两千多人提供了生活的保障!

在达喀尔市郊附近的金色沙漠之中,宁静地安卧着一处粉红色的椭圆形湖泊,它叫玫瑰湖!

玫瑰湖又叫“雷特巴湖”,当地人也称之为“粉红湖”,它是塞内加尔著名的自然景观。

阳光和湖水中的微生物、矿物质产生的光学反应,造就了玫瑰湖绮丽的颜色,浪漫的情调。

从上世纪70年代起,玫瑰湖生产的盐开始进入市场,成为塞内加尔渔业生产不可缺少的原料。

当地居民主要的工作就是在湖水中打捞盐,皮肤黝黑的男人赤膊驾着小舟,在粉红色的湖水中打捞作业,身着艳丽衣裙的女人,在岸上成片的白色盐丘边忙碌着,到处都是一片宁静恬然。

浪漫至极的塞内加尔玫瑰湖,被称为“全球最美粉色湖泊”,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

“圣路易斯岛”位于塞内加尔河的河口处,岛上正规的城市规划,众多的船埠码头和风格迥异的殖民地建筑,都使得圣路易斯城别具特色,独具一格。

另外,圣路易斯曾一度是塞内加尔的首府所在地,在整个西非地区发挥着重要的文化和经济作用!

与达喀尔隔海相望的戈雷岛又称“奴隶岛”,这个小岛具有独特的价值,它反映了18世纪末的灿烂文明,也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野蛮的写照!

这里先后被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的殖民者占领,成为买卖、关押和贩卖黑人奴隶的地方,也是西非最大的奴隶转运站。

现如今,由黑色玄武岩熔化凝固而成的戈雷岛,像一颗黑珍珠镶嵌在蓝色的海面上,已经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

1.塞内加尔是西非最大的产盐国,约三分之一的盐产自小作坊之手,来供应本国和邻国的食盐市场!

2.塞内加尔是西非唯一一个有白人在国内长期居住的国家,目前大约有1500人左右,主要从事高端行业。

3.塞内加尔虽然放在全球是最穷的国家之一,但是在西非算是很发达了,周围的那些难兄难弟还不如它呢,特别是工业和农业!

4.塞内加尔人以生孩子多而感到自豪,生得越多,在部落中的地位就越高,这里的家庭普遍有四个孩子以上。

5.塞内加尔是全世界结婚最早的地方之一,这里的人结婚普遍都很早,特别是西北部的一些部落,十几岁就结婚了。

6.塞内加尔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是依然在2018年荣获2022年第四届夏季青年奥运会的举办权,这是非洲大陆首次举办奥林匹克赛事!

7.塞内加尔的芒果,个大肉厚,味道甜美,在欧洲市场上很受欢迎,而且每年的出口量都在增加。

8.“图巴节”是塞内加尔最负盛名的宗教朝圣活动,是为了纪念穆里德兄弟会创始人班巴流放的周年纪念日。

另外,这里的房地产刚刚兴起,需求大量的五金建材,每年就有一万多商人来我国采购,我表叔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这里!

11.在塞内加尔的农村地区,一般情况下,人都喜欢把头剃得光光的,只在左耳朵的上方留下一块头发。

12.塞内加尔历史文化传统悠久,积极倡导黑人传统精神,弘扬非洲传统文化和价值观。

现在的我十分怀念在塞内加尔的那段日子,虽然表叔介绍的漂亮女朋友最终没能谈成,但是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里的安静与祥和。

在达喀尔的小巷流连,品尝到了猴面包树果实酿成的果酱,欣赏到了他们的国粹摔跤,而且试着学习了他们用木棍清理牙齿,在一定程度上认识了这个传统与时代结合的迷人国度!

作为西非历史上的交通枢纽,如今的塞内加尔受到了现代和传统的多重影响,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3, 7月 2022
马内回塞内加尔乡下组织慈善赛:这泥地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直播吧6月17日讯 马内日前在Instagram上晒出自己在塞内加尔家乡泥地上踢球的照片,他表示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马内成名后一直关心自己的祖国和家乡,并多次回到自己出生的村子班巴里(Bambali)做慈善工作。

本周他就与前纽卡前锋西塞、前利物浦前锋迪乌夫、国家队队友迪亚涅和贝宁球星德赛尔-西格贝等人在班巴里组织了一场慈善赛。

这场慈善赛在泥地上举行,马内晒出图片并写道:“在一场慈善赛中回到我的根源,这个班巴里球场是一切开始的地方!非常感谢西塞、迪亚涅、德赛尔和迪乌夫等兄弟!”

1, 7月 2022
在塞内加尔中国公民新冠肺炎防疫视频会议举行

中国侨网5月13日电 据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馆网站消息,日前,中国驻塞内加尔使馆和中国民族卫生协会联合举办 “一带医路·携手抗疫:在塞内加尔中国公民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视频会议”,驻塞内加尔大使张迅和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钱阳明教授出席会议并致辞,中国援塞医疗队、在塞中资企业负责人和华人华侨代表等百余人通过网络平台与会。

钱阳明表示,当前非洲大陆特别是塞内加尔疫情仍处在蔓延上升时期,“一带医路·携手抗疫全球行动”,系中国民族卫生协会打造的系列活动,旨在组织国内知名专家通过视频会议为国外卫生界同行和华人华侨、中资机构进行新冠肺炎有关防控经验交流和宣传讲解,已先后在意大利、印尼、乌克兰、马来西亚等国举办。希望此次会议能增强在塞同胞的防控意识和防控技能,帮助大家顺利度过疫情时期。

张迅向中国民族卫生协会负责人及专家应邀参加本次视频会议表示感谢,向广大旅塞同胞表示慰问。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无论疫情如何发展变化,驻塞使馆以人民为中心、切实维护旅塞中国同胞健康安全的职责和任务不会变。目前,塞内加尔疫情正在加速蔓延,塞政府采取封国、停航政策,很多同胞被迫滞留,难免产生焦躁情绪。希望这次会议能够帮助在塞同胞清醒、理性看待和了解疫情,增加专业知识,做到科学防护。

随后,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援鄂医疗队队长丁新民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北京市援鄂医疗队队员苑晓冬教授和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心血管病知名专家朱智明教授结合在武汉和湖北地区一线抗疫经验,分别为大家讲解新冠肺炎的防控、临床救治及疫情期间心脑血管疾病的预防注意事项,并详细回答与会人员提问。

29, 6月 2022
中国主宾国展览首次亮相达喀尔非洲当代艺术双年展

第14届达喀尔非洲当代艺术双年展。本届双年展在塞内加尔达喀尔黑人文明博物馆举行。

塞内加尔达喀尔非洲当代艺术双年展创办于1992年,是非洲范围内规模大、影响广的艺术双年展,也是致力于发现和推广海内外非洲和非裔优秀青年艺术家的大型文化平台。

该双年展吸引来自欧洲、亚洲、非洲及美洲的艺术家参展和当地民众参与,成为展示塞内加尔文化建设成果的一个重要窗口,被评为“非洲十大最佳文化活动”、“全球最重要的20个双年展之一”。

NDAFFA在塞内加尔民族塞雷尔人的语言中意为“锻造“。“锻造”意味着物质的转化,最常见的是金属,并包含创造、想象和发明的意味。该主题反映了孕育非洲无数当代艺术杰作的创造力,同时这股创造力述说了理解非洲的新方式,显示出一种创造,再创造,并最终融汇在一起的活力。

“FORGING”表达了非洲建立的新知识和技能作为一种共享的方法,帮助人们应对当代挑战、塑造人们关于世界复杂性的感知的力量;“OUT OF THE FIRE”则强调了铸造的过程本身而不是最终结果,隐喻着铸造过程中进入新状态的某种瞬间。“火”是人类文明的象征,西方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为人间带来火种,对火和水的掌握也让中国人步入“渔樵文化”。因此,“OUT OF THE FIRE”可以理解为文明发展在能量激发下的释放与转化。

岳洁琼,现任中央美术学院协同创新办公室主任、丝绸之路艺术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太庙艺术馆执行馆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长期致力于近当代美术史研究,当代艺术家个案研究,展览策划与大型活动组织工作。出版多位艺术家个案研究画册、学术论文。曾担任“同一个月亮下——北京、首尔新媒体艺术展”、“匠作之美——第15届亚洲艺术节特展”、“文明的回响”系列展览策展人、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的策展顾问。

“跃迁”借用了量子力学中的概念,专指量子对象在瞬时间发生的跳跃式的变化。中国主宾国展览将这一理念引入文化艺术领域,尝试通过12位艺术家的个案,呈现中国当代艺术生态在全球性与本土化语境下的探索与可能性。12位艺术家皆成长于中国快速发展的时代,其作品蕴含着相同时代精神的印迹。他们的艺术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的重要切片,在某种意义上不仅呈现出个体的跃迁,还映射出他们所在的文化共同体的跃迁。本次达喀尔双年展中国主宾国展览将呈现中国如何与非洲各国一道为世界文化的多样性贡献智慧,同时积极思考区域性当代艺术的自主独立发展道路。

展览试图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世界的未来将向何处去?文明的发展带来进步,同时也伴随着挑战与忧患。当今世界对未来发展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并存,鼓舞着人类勇敢面对并承担自身的责任。中国与非洲都有着悠久的文明历史,也各自拥有独特的关于自然、人类、真善美、生与死的古老智慧。中国传统典籍《易经》中记载,只有变化是不变的。古代思想家认为,忧患总是蕴藏着生机,“生生不息”是一种至高的真理。本次达喀尔双年展中国主宾国展览作为非洲古老文明传统和当代文化发展的东方回响,将基于不同地域的历史沉淀与发展路径,呈现出“和而不同”、“共生共荣”的文化愿景。

邬建安一直专注于使用直接而诚实的方式,通过强有力的视觉形式剖析精神世界。在《素色的面孔》系列作品中,他试图将艺术的语言延伸到精神分析和社会学层面。

几乎以原始形态呈现的皮张是《素色的面孔》系列作品的基底,创作的手法也很直接,即在泡涨变软的皮张上切割、戳刺,留下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切口,待牛皮完全脱水干燥后,在正反两面细致地添加色彩。在设计这些切口的时候,艺术家试图预先控制牛皮切开后作品的最终形态。但在牛皮干燥的过程中,切口会被拉伸、放大,有机材质的天然属性让人为设计和创造的切口形状变得面目全非,创作过程仿佛在与牛皮进行博弈,并与自然规律合力创造了最终的作品形象和样态——整张牛皮越来越像古代玛雅、迈锡尼文明的面具,又像石器时代被提炼和图案化的面孔图腾。人类造物的结果更像是一场因缘际会,而非全然凭借预期、设计、追踪或强力就可以得到。

邬建安,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授。他的艺术思辨和视觉创造,核心在于借助那些看似远离今日生活的情境,表达人类文明历史中永恒的部分,唤醒人内心感受中隐秘幽微却宏大磅礴的潜意识,进而引发对时代和人的反思与观照。

2017年,邬建安的作品代表中国参加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近年来他的作品先后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森美术馆、新加坡艺术科学博物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等机构展出,并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机构收藏。

“2020春天,我们无处可去,每日只能环绕社区小径,我看见了初春的玉兰,它每年都在,我却好像第一次惊异于它的美。随后的日子又看那淡紫色花瓣开始发黄干瘪,慢慢飘落一地。接着迎春花的娇黄,桃花的浓艳一夜间绽放于一派寒意中。然后是嫩绿的柳叶伴着渐暖的春风开始温柔的摇曳起来,大地苏醒生机如常。到了5月,满墙的月季花开始争奇斗艳,色彩浓艳姿态各异的花朵灿烂夺目。我每日的散步只会因为观赏这些花草而稍感轻松,没料想还会因为一季花的生命起始而伤感。而四季更替万物生长完全没有因为人类的悲惨遭遇而改变或放慢节奏,在我们停下脚步的时候,才清晰认识到自然界无可阻挡的力量,也感受到人类的脆弱和我们个体的无力。

陈曦,现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其作品参加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特邀展:“历史之路-威尼斯双年展与中国当代艺术二十年”等多个大型群展。 2011年举办“被记忆”、2016年在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举办“所以记忆” 、2018年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逃跑的兔子”、2021年举办“规则之外-陈曦1990-2020”等重要个展。1993年获“首届中国油画双年展”学术奖,多年来作品在海内外持续频繁展出。

树,自然界的物种之一。不同的地域和生长环境造就了树木不甚相同的性格及样貌,不论是松柏的挺拔抑或是垂柳的婀娜,或参天入云或妩媚依依,世人皆熟识而视为常态。人们在自然中繁衍生息,便把自己的情感注入到对山石、花草、树木的解读中,而树木特有的灵性则常常令世人以情寄之,以之自鉴。进而希望其成为有情生物。作品中的“木头”是由纸质材料制成,表面看似惯常的“木头”却是由纸一张张粘连而成,通过拉抻、扭转改变了其固有的外形,抛却了其硬梆梆的质感,在其原有的坚忍挺拔之中融入了更多的轻柔多姿。这张驰、回转间也正体现了有情世界的多变和无常。

“教具”系列作品中的主体形象都来源于古希腊、古罗马的经典雕塑,它们曾被翻制成石膏像,广泛地应用在造型艺术的基础素描教学里,几乎每位学院派艺术家都曾在求学时代长久地描摹过这些经典石膏像。李洪波借用经典艺术形象,以洁白的纸张粘合并雕刻完成。作品的静态外观看起来与石膏雕塑几无二致,但内里却因纸张特殊的链接结构而拥有了丰富的可变性。深植其中的能动性让观众可以将李洪波的纸雕艺术作品拉伸、扭转并还原,这改变了人们固有的认知,同时也成就了李洪波的艺术语言。

李洪波,1974年生于吉林,1996年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美术系,201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现为吉林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实验艺术委员会委员,吉林师范大学中国纸艺术研究所负责人。近期展览包括:日本北阿尔卑斯大地艺术节(2020-2021年);库里蒂巴双年展(2019年);银川美术馆“中国制造——李洪波个人项目”(2018年);81美术馆个展“花海”(2017年);法国昂古莱姆纸博物馆个展“标准”(2017年)等。

采用写实的雕刻手法,营造出一个蓬松而饱满的“枕头”。藉由轻盈的羽毛飘落的印迹,使坚固的大理石上出现柔软的褶皱,呈现了轻与重、硬与柔、真和假的对照效果。作品营造的语境提供了语义的开放性、多义性。

卢征远,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基础部副主任、中国雕塑学会会员, 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会员。其作品参加巴西库里蒂巴双年展、澳大利亚邦迪海岸公共雕塑节、上海国际双年展、深圳国际雕塑双年展、东湖国际生态雕塑双年展等展览,作品在德国波恩当代艺术中心、罗马当代艺术馆、澳大利亚悉尼白兔美术馆、智利普罗维登西亚文化中心、葡萄牙里斯本艺术馆、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国家大剧院等地展出。

在飞速变迁的中国社会大环境下,临时建筑材料“彩钢板”被广泛应用。2017年末,谭勋利用其工作室拆除下的彩钢板,创造性地制作了第一件以其为材料的“彩钢石”作品,命名《彩虹》。

此后,艺术家以“彩钢板”为线索调研了中国各线城市的发展与现状,并将其延伸为一个更加庞大的《彩虹—中国计划》,数十块“彩钢石”以当代艺术的姿态穿行于中国各大城市之中。

《彩虹中国计划》可以看做谭勋在自我创作逻辑基础上的又一次跨越式转型,通过当代艺术的介入方式,对同样“跃迁”式发展的中国社会做出的积极回应。由此,该作品既是中国现代化、城市化进程的物证,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社会飞速发展的精神纪念碑。

谭勋,1974年生于河北保定,1997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雕塑家、当代艺术家,涉及领域涵盖:雕塑、装置、绘画、影像及展览策划等。现任天津美术学院教授、雕塑系主任、硕士生导师,韩国诚信女子大学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委员、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兼展览部部长、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会员 (FRSS)等。其作品参加百余场重要学术展览与众多大型双年展及国际电影节。作品展出并收藏于国内外众多知名美术馆。

感受到每一个细胞就是一个宇宙,无限宽广,可以遨游。也许,世界就像俄罗斯套娃,一层一层,无穷无尽。

我们可以对着天空呼喊,世界很大;也可以对着地上的一粒沙低语,你的世界也很大。

每一粒不起眼的沙,一个细胞,一个看不见的单位,都充满着张力、欲望,都在膨胀着,这是我在一朵花身上看到的。

某些东西,当它在我们的身体里时,我们是看不见的。只有当它从身体里消退时,你才能看着它慢慢远去的身影,稍微看见它的样子。

作品用抽象形态表现山,以复数叠加的艺术语言,塑造山水。陶瓷选用霁蓝釉,仿佛是青山蓝天的辉映。以少聚多的组合方式,则是郅敏对于中华传统汉字“永字八法”构造原理的创造性吸收,就像中国的汉字由八个基本笔画组成,中国的建筑由单个榫卯结构叠加,建构成一个可以无限复制和重构的结构,在呼应中国文化重构与组合的原理的同时,也应和着世界开端的内在深意。

作品中的小片陶瓷单体种类多样,像羽毛、鳞片、亦或是果实,卵子,细胞。小片单体一个个附着在特定的形体之上,是向自然生命的多样性进化致敬,也是对自然万物宏大生命力的礼赞。

郅敏,1975年出生。中国艺术研究院雕塑院常务副院长、教授、研究生、博士导师,兼任中国国家画院特聘研究员,韩国诚信女子大学客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2012年,作品《地方》获住建部“2012年度全国城市雕塑建设优秀奖”;2020年,作品《鸿蒙》获“明天雕塑奖”金奖、年度大奖;2021年,作品《舟》获“2022北京冬奥会国际公共艺术大赛优秀奖”。曾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北京壹美美术馆等重要学术机构举办过10次个人展览。

艺术家选择仙人掌作为画面描绘的主体形象,阐释生命的状态。新冠疫情以来,现实世界原有的秩序被打乱,人们普遍经历了心理重构的艰难。画面以明亮的粉色作为主色调,透出艺术家以一种乐观的心态期待疫情尽快结束,世界在一种全新的秩序中重启。

画面中的圆形空间独立自洽,暗寓平行空间的可能性,在心理层面建构一种远离自然生长秩序的新时空。圆内的人类和小动物们表达了想要留住流金岁月的情绪。

艺术家将作品命名为《乐园2021.世界》,表达了对2021这个年份超越时空的恒久祝福。

康蕾,博士,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研究员,多次举办个展,作品曾于巴 库里蒂巴双年展、北京国际双年展;加拿大UBC亚洲中心、巴黎AISA NOW、巴黎大皇宫、韩国光州市立美术馆、巴拿马运河博物馆;德国、智利、西班牙、乌克兰、美国、俄罗斯、巴拿马、白俄罗斯、哥斯达黎加、丹麦、澳大利亚、秘鲁等地的艺术展展出;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嘉德艺术中心、东艺美术馆、AISA基金会等艺术机构收藏。

《荒原计划08.02.2019》是刘商英于2019年进行的“荒原计划”项目中的一个片段,这也正是他迄今止遇到过挑战性最大的绘画项目。整个计划发生于零下二十度的新疆罗布泊,在无差别的荒原中,环境以方向感缺失的形式包围着,环绕的视野也同样没有分别。无法铺平的巨幅画布、风沙、粗粝尘土与颜料的黏着,使身体行为的参与成为一种被唤醒的原始本能。来源于自然场域的裹挟给艺术家带来了绝对强度的启示。面对沙尘暴的侵入,刘商英从开始的被动变得主动,寻找出一种在绘画中与环境的共同参与。艺术家完全舍弃了其余的工具媒介,最终用手来主动达成了这场角力般的对话——“我将画布铺在无际的荒原上,与之对应的是身体本能意识的复苏,我抚摸大地,在画布上留下感知的印迹。”

刘商英,1974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工作生活于北京。2011年之后,他先后多次深入西藏阿里、内蒙古额济纳旗、新疆罗布泊等地进行野外现场绘画项目,并在2017年后的个展中连续将现场绘画系列放置在真实自然场域中探讨绘画与自然的关系。刘商英不画风景,他在风景之内绘画。他以苦行的方式将自我融入到原始自然之中,用身体和行为建构多维度的绘画场域,从而试图进入由绘画行为创造的“第二自然”。

“月光”这一概念在传统东方文化理解中具有强烈的视觉暗示和丰富的诗意内涵,它既是高度视觉的,又充满了不可言说的诗意。版画《月光》以数字源代码生成 RGB 黄色,使用对应的 Pantone 印刷色再现了这一自然界中不存在的单一高纯度渐变色。色彩覆盖于程序语言之上,采用铜版及丝网印刷技法重新建构和诠释了在今天这样一个数字时代背景下“月光”的形式和可能内涵:深藏在现实世界之后的数字语言以一种可见而又不可读的矛盾形式显露,仿如一首神秘的数字之诗借助渐变的色彩和凹凸的阴影逐渐显见。作者通过虚拟代码语言和传统印刷这两种鲜明而又矛盾的艺术形式,在幻想与现实、科学与艺术,传统与当下之间展开对话。艺术家使用铜板凸印创造性地探索和拓展了这一传统艺术技法可能承载的全新内容和意义,一轮皎洁的月光,展现出那些凝聚我们的共同的幻想、期待和困惑。

彦风和吴帆各从事数字媒体和视觉传达两个不同的专业,有着不同的专业领域背景。

彦风毕业于英国伯明翰艺术与设计学院BIAD综合绘画专业、美国旧金山艺术大学AAU新媒体艺术专业,并获得双硕士学位。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教授。

吴帆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艺术研究生院平面设计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作为艺术家创作组合,他们跨越具体的专业藩篱致力于以国际化的视野来深入探索社会与生活的当代美学, 专注数字媒体艺术与设计的创作和研究,以及跨媒体艺术设计实践等。

这四幅作品来自“历史”主题创作。近年来对历史的兴趣愈发浓厚,在不间断的四处游走中我试图遇见心目中的“历史”并为他们拍照,其中很多是在博物馆里,而另一些则是偶遇。整个序列包含了“像素化”的图像和“正常”的两种类型照片。对我来说这是个重要的视觉结构,对应着我对于历史形式并存的基本态度。——王川

王川,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处长,未来图像实验室负责人。2009年、2011年和2013年在北京艺门画廊举办“燕京八景“、”再聚焦:龙“、”彩“;2014年在天主教辅仁大学艺术学院艺廊,台北2020 策划”并行:历史与当下“,在广州33当代艺术中心,广州2021 策划”寻迹“双个展 ;2015 年在广州红专厂艺术区策划” 执像—摄影2 X 6“;2016 年展在台北中正堂中正艺廊策划” 无界 — 台北国际摄影界大陆艺术家联展“,在纽约贾维茨中心策划” 泛东西—中美摄影联展“;2018年策划 ”teamLab★未来游乐园“大型沉浸式新媒体艺术展览。

29, 6月 2022
首届塞内加尔狂欢节在达喀尔举行

第一届塞内加尔狂欢节11月23日下午在塞首都达喀尔拉开帷幕。几百名表演者穿着传统服饰参与狂欢,通过乐器和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自己的文化。塞内加尔狂欢节旨在推广和展示塞内加尔独特的文化、传统以及其艺术的多样性。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身着民族传统服饰的塞内加尔女子参加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名塞内加尔表演者在狂欢节上打鼓。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身着民族传统服饰的表演者参加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人们身着民族传统服饰参加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支由警察组成的铜管乐队准备开场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名戴着传统帽子的塞内加尔男子参加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身着民族传统服饰的人们参加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11月23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一支由警察组成的铜管乐队准备开场狂欢节。新华社发(路易·登加摄)

29, 6月 2022
战斗民族的工业硬核赛场阿根廷今晚在此踏上争冠征程

正如网络上常把俄罗斯称为“战斗民族”,本文的主角——坐落于莫斯科东北部的斯巴达克球场也是一座充满了“战斗气息”的现代体育场。

在各级别的俄罗斯联赛中,我们通常能够看到满满苏联工业风的球队——低级别的阿尔马维尔鱼雷,还有俄超莫斯科中央陆军、图拉兵工厂等。它们都有浓厚的军工味道,球迷只听到名字还以为是某个作战部队的称号。

斯巴达克球场是俄超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主场,笔者看名字便联想到电影里那支以300人之力,在温泉关阻击十万薛西斯军队的斯巴达将士。嗜血的弯刀,锋利的长矛,被箭雨打磨过的巨盾,厚重的罗马头盔与殷红的战袍在黑云般的敌军阵中砍杀……

斯巴达克球场为莫斯科斯巴达克带来了21世纪第三座奖杯,红白军团搬入第二年便力压豪门中央陆军和泽尼特夺冠。对比很多著名球场来说,斯巴达虽然有着安联球场的绚丽的外表,但是其容量仅仅为4.5万人。

这座球场将会举行4场小组赛和1场八分之一比赛,其中,最具看点的比赛当属6月16日举行的阿根廷和冰岛之间的强强对话。

冰岛在预选赛10战7胜2平1负,小组头名出线的冰岛队一圆世界杯梦,战意高昂;连续两次美洲杯决赛倒在智利队脚下,连续两次世界杯又被德国队击败,梅西身后的阿根廷队带着复仇之心而来,更加希望捧着大力神杯离开。两队的战意和实力不容小看,复仇与追梦会在球场上展现出更激烈的火花。

第二场则是在19日,波兰和塞内加尔之间的对战。本战看点自然落在德甲炮王莱万多夫斯基身上,不过面对体力充沛的塞内加尔,波兰队空有一身射手本事恐怕亦难以成事。

23日出场的则是才华横溢的比利时和突尼斯,巴西世界杯的比利时成为了“把一手好牌打烂”的绝佳教材,脏乱差的欧洲红魔能否在马丁内斯执教下改变世人的印象呢?

第四场小组赛在27日举行,已经是小组赛的末尾,巴西将会在此过招东欧劲旅塞尔维亚,相信实力不俗的巴西此前以惨败收场,本届会拼尽全力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