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6, 9月 2022
追求美丽 塞内加尔女性不惜“漂白”自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欧美国家的白人喜欢古铜色、小麦色的肤色,而在很多亚洲、非洲国家,白皙的浅肤色,则是大家推崇的美丽标准。不过,凡事都要讲究分寸和尺度,如果为了美白,使用含有大量漂白剂的化妆品,给自己身体造成伤害,这样的追求还值得吗?

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街头,像这样“以白为美”的巨幅化妆品广告随处可见。广告中的模特儿通常都是肤色较浅的女性,产品宣传的观念无一例外都是“以白为美”。对此,不少塞内加尔女性深信不疑。

亚拉表示,广告说使用这种漂白产品后,肤色变化非常大,使用前皮肤是黑色的,用完后会接近咖啡色。像亚拉这样“漂白”自己的女性不在少数。拉娜是一名电影演员,每次在试镜前一周左右,她就开始使用漂白产品。

胡贾也长期使用漂白产品。为了避免漂白不均匀出现斑点,她经常到户外晒一晒,让自己的肤色过渡看上去更自然。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塞内加尔27%的女性长期使用漂白产品。然而这些化妆品含有的漂白剂可能致病、长期使用甚至有生命危险。为了美白,不少人付出了惨痛代价。很多女性使用漂白产品后皮肤感染、腐烂,有人患上了皮肤病,甚至皮肤癌。有数据显示,在塞内加尔,近10%的女性皮肤病患者都是因为使用含漂白剂的化妆品造成的,严重的甚至可能致命。长期使用漂白产品,还会导致色素沉积、肤色不均。比如会让指关节变黑,眼周出现蓝黑色的斑点等。

在皮肤科医生迪亚洛看来,发达国家的制造商应该对这些有毒化妆品负主要责任。

皮肤科医生 迪亚洛:大部分漂白产品都是发达国家生产的,比如欧洲国家和美国等,然后出口到非洲。

当地居民:我认为媒体影响了年轻人关于漂白的看法,因为记者都拥有浅肤色,这让普通女孩有了自卑情结,那就是浅肤色的女孩总是得到更多关注,

当地居民:如果你生下来就是黑皮肤,那很好,那是老天爷赐予的礼物。如果你生来就是浅肤色,对我来说也一样。

有些女性坚持不使用漂白产品。她们认为,为了迎合别人的眼光而盲目改变自己是不可取的,随意漂白皮肤更是荒谬。

模特 阿吉:不要去听信那些话,美意味着与自己和平共处,照顾好自己,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长得丑的人。

17, 9月 2022
意大利发生枪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

新华网意大利佛罗伦萨12月13日电 意大利著名旅游城市佛罗伦萨13日发生枪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

据意大利安莎社报道,袭击者名叫詹卢卡·卡塞里,今年50岁。当天早上,他先在佛罗伦萨城北的一处市场开枪射击,打死2人、打伤1人。随后又驱车来到市中心一个市场,再次开枪击伤2人,最后在警察的重重包围下,走投无路的卡塞里开枪自尽。

据报道,伤者已在第一时间被送往当地医院救治,他们的伤势较为严重。在此次枪击事件中,所有遇袭者都是来自塞内加尔的移民;当天晚些时候,数百名塞内加尔移民在佛罗伦萨市中心举行活动,抗议这起事件是种族主义作祟。

安莎社援引当地塞内加尔移民的话报道说:“不要仅仅说他是个疯子,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会同时袭击黑人和白人。”

意大利总统纳波利塔诺当天通过网站发表声明,对此次枪击事件感到震惊和悲痛,对遇难者致以深切哀悼、对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慰问,强调坚决反对任何由种族主义和排外情绪引发的暴力行径。

14, 9月 2022
特评:非洲队只靠身体吃饭? 塞内加尔主帅为黑人教练正名

当最后的比分定格在0比1,塞内加尔以黄牌数的差别被挤到小组第三。出席赛后发布会的时候,主教练西塞的声音有些低沉,但绝不悲伤,他说,“为队员们的表现感到骄傲,塞内加尔和非洲足球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西塞和弟子们,正改变着人们关于非洲球员身体天赋好、个人能力强,但作为一支球队却是一盘散沙的固有印象。

最后一轮之前,塞内加尔积4分只需要一场平局就能够出线分的哥伦比亚唯有取胜方能确保一张16强门票。赛前发布会上,68岁的老帅佩克尔曼玩起了激将法,“塞内加尔一定不会摆大巴,他们的目标是赢下比赛。”西塞回应,“是的,我们每一场比赛的目标都是3分。”

西塞这么说了,也这么做了。只需要一分的非洲球队从开场第一分钟起就摆开攻击的架势,全场比赛的射门次数、射正次数以及威胁进攻次数,都占据了上风。日本主教练西野朗提醒队员要在比赛中注意动作,千万不要吃黄牌。而塞内加尔人却说:“要获胜思想必须百分百的在比赛中,如果脑袋里想着注意动作不要吃牌,难免会分心,我对队员的要求是集中注意力赢下比赛。”

“除了结果,塞内加尔在其他方面做得都很好。”佩克尔曼表示。他对于对手的战术布置也给予了充分肯定,“他们显然研究过我们击败波兰的比赛,限制住了我们两条边路的进攻。”其实早在世界杯开始之前,快人快语的佩帅在评价分组形势时就把塞内加尔列为最主要的对手,认为他们不仅拥有非洲球员一贯的身体素质,而且技战术素养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塞内加尔队的进步,主教练西塞自然功不可没。而作为本届世界杯唯一的一名黑人主教练,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的一举一动是在为“黑人能不能当好主教练”的命题进行辩护。

自从1998年世界杯扩大到32支球队以来,只有7名黑人教练在世界杯上执教。八年前,当世界杯第一次在非洲举行时,没有黑人教练。巴西依靠贝利、加林查、罗马里奥和罗纳尔迪尼奥们总共5次捧起了世界杯,但至今没有一个黑人世界杯主教练,而巴西的混血人口超过了50%,其中47%是黑人。

在讨论国际足坛不喜欢黑人教练的现象时,BBC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认为当俱乐部和足球协会聘请教练时,也会考虑进公关因素。“掌权者总是会选择一个‘看上去像主教练’的人。这意味着一个40到60岁的白人,有着先天的优势。因为如果俱乐部或协会打破常规,结果不尽如人意的话,那些掌权者就会受到公众的质疑。”

此外,这也和非洲国家教练员培训体系的不健全有很大关系。加纳名宿埃辛前段时间来上海参加活动,就直言不讳地指出,非洲足协在青少年培养体系和教练员培训方面做得很少,这一情况在近些年有所改善。

全场比赛场面占优的情况下,未能延续非洲足球在俄罗斯的脚步,固然有遗憾,但西塞表示绝对不会觉得丢脸,“我为队员们的表现感到骄傲,这样的经历是成长的宝贵财富,我们也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他对于自己也充满信心,“在五大联赛的主要俱乐部,会看到很多非洲球员。现在我们需要非洲教练来带领我们的大陆前进。”

比赛结束之后,球员们收拾起心情,慢慢地走到塞内加尔球迷们聚集的两处看台。在那里,有着歌声和欢呼声致敬心目中的英雄。西塞和塞内加尔,配得上世界的尊重。返回腾讯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