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30, 7月 2022
贫穷导致非洲每年5万多妇女因生育死亡

坦桑尼亚的医院条件非常差,医护人员缺乏,药品器械不足,甚至医生都不专业。

由于路途遥远交通不发达,很多孕妇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露出了胳膊或头。

坦桑尼亚,一位失去妻子、悲伤欲绝的父亲双手掩面而泣。(图+文/)

黎明前坦桑尼亚某小镇上,灯火通明的手术室是村庄唯一的亮点,除此之外,只有乌黑的土棚和玉米地。片刻过后,房间充满了难闻的味道,然后,伊马利·马坎扎拿起工具开始了剖腹产。马坎扎先生不是医生——这既表明坦桑尼亚在降低妇女生育死伤率的无可奈何,也表现出它的创造性。

WHO数据显示,怀孕和分娩每年死亡536,000位女性,占到非洲每年生育人数的一半。大多数的死亡只要有基础的妇科护理就能避免。粗略统计,坦桑尼亚每年死亡妇女数为13,000,在非洲不算好也不是最坏。尽管它政治稳定,但依然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导致分娩女性高死亡率的所有问题它都存在——医护人员缺乏,药品器械不足,公路交通太少。

这里的120床位医院——农业国的典型农村医院——就是非洲各地为了降低分娩死亡率的试用办法。培训马坎扎先生这样的助理卫生员也是一种权宜之计,他们接受的教育类似于美国的助理医师,目的是让他们能做剖腹产及其他一些的手术。坦桑尼亚同时还争取培训更多的助理医师和助产师,建造更多的诊所和护士学校,提供住房吸引医生和护士到农村工作,为怀孕的妇女准备地方让她们能呆在医院附近以便及时赶到病房。

另外,医院都离得较远,临产的女性骑着自行车或者摩托车一天之后才能到医院,有时婴儿的胳膊或腿都已经伸出来了。有些来得太晚。10月,有个已临产两天的母亲死于传染病。11月和12月,两位失血过多死亡。而院外那些在家中分娩的女性死亡的可能更多。

附近有家孤儿院,能全面地反映这儿的现况:它收容了20名儿童,都不到3岁,他们的母亲都死于分娩。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分娩中的死亡,”谢丽尔·南兹亚·马萨维博士,产科医生兼穆西比利卫生综合大学研究生院负责人说。“前一分钟还在跟丈夫说话,片刻间流血致死。死得太年轻了。你一周内都睡不了觉,那张脸一直在脑子里。这么死的人太多了。但是权力阶层看不到这个,我们要让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

在Berega的几天中,这里的困难逐渐清楚了。马坎扎先生的剖腹产手术一个接一个,有时候还在午夜进行。有位母亲才年仅15岁,另一位都已经有过两次剖腹产了,她这次手术或将来怀孕的危险就更大,马坎扎先生建议其绝孕,但是她拒绝了。

其他的孕妇希望通过服用草药尽快分娩,但是却遭受着强烈的缩宫之痛,非常危险。医院工作人员尽量坚持手术,在手术间隙,他们在盆里清洗染满血的纱布和布帘,擦拭底板上的血迹。

两位妇女患有严重的高血压。一位在家里进行分娩疾病发作之后来到医院,另一位产下的足月婴儿早在一周前就已经死于腹中,她之前那次怀孕也是这样结束的。产房里的一位母亲怀着双胞胎,来的时候一个已经死了,剖腹产让另一个活了下来。

25, 7月 2022
世界最穷国开巨额罚单 200年才能偿还罚款

坦桑尼亚是联合国宣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这个国家的经济以农业为主,工业生产技术低下。但是,坦桑尼亚矿产资源丰富,截至2014年已探明的主要矿产包括黄金、金刚石、铁、镍、磷酸盐、煤以及各类宝石等,总量居非洲第五位。

可是,就在最近,坦桑尼亚却对矿产企业下了狠手,向本国最大金矿公司开出了高达1900亿美元的罚单,金额之巨,已经是坦桑尼亚GDP总量的4倍。这家企业如果要偿还这笔罚款,需要20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

本周一(7月24日),坦桑尼亚的税务部门开出了一份总额高达1900亿美元的罚单,而收到罚单的是一家名为Acacia Mining的矿业公司。这1900亿美元中,有400亿美元是2000年~2017年间该公司旗下布里杨胡鲁(Bulyanhulu)和布兹瓦吉(Buzwagi)两个矿场的未缴纳税款,另外1500亿美元是利息和罚款。

据世界银行数据,2013年~2016年,坦桑尼亚全国GDP总值仅仅在450亿美元上下波动,也就是说,这笔罚款已经是该国GDP总值的4倍左右。

Acacia Mining这家公司可能不为人所知。一方面,它是坦桑尼亚最大的矿业公司之一,更值得注意的是,它的背后是全球最大的金矿公司、加拿大巴利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它拥有Acacia Mining接近64%的股权。同时,Acacia Mining还在伦敦交易所上市。

对Acacia Mining来说,此次1900亿美元的罚款是非常巨大的打击。每经小编在该矿企财报中发现,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0.54亿美元。这意味着,Acacia Mining要用大约200年的收入来支付这笔罚款。而且,公司账面上目前只有3.17亿美元的现金。

当Acacia Mining还在苦恼如何应对这笔巨额时,公司的股价已经被这1900亿美元压垮了。

从收到罚单之日起,Acacia Mining股价的累积跌幅已经高达31.2%,按市值计算,两天半的时间,公司已经蒸发了2.97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6亿元)。

对于这笔罚款,Acacia Mining在其官网上表示,自己对生产的金矿和铜矿产品已经进行报税,并全额缴纳的税款。此外,作为坦桑尼亚最大的外资公司,Acacia Mining进入坦桑尼亚已经接近20年了,为这个非洲国家直接或间接创造了36200个工作岗位,并对该国的教育、基础设施、健康事业进行了投资。

但是,今年3月3日起,坦桑尼亚政府发布了对金、银、铜、镍矿产品出口禁令,将这些增值潜力巨大的矿产产品的加工、精炼等活动限制在国内。坦桑尼亚的能源和矿产部门表示,“(这样做)能为国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多的收入,并促进先进技术转移到国内。”

但是,在Acacia Mining旗下布里杨胡鲁和布兹瓦吉两大矿场,出口的金矿和铜矿占其产量的50%。而且,从出口禁令至今,Acacia Mining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0%。

6月16日,就金矿和铜矿的出口问题,母公司巴利克黄金公司与坦桑尼亚政府开启了一轮谈判;6月29日,坦桑尼亚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今年7月1日起,对所有出口的矿产征收1%的出港费。

结果,就在本周一,Acacia Mining却收到了漏税罚单。对于这笔罚单,坦桑尼亚相关部门还没有进一步回应。但是,从巨额罚单、出口禁令、以及出口税收,可以想到坦桑尼亚政府目前的日子并不好过。

在财政收入方面,坦桑尼亚2016/17财年财政收入虽超过2015/16财年,但难以实现预期目标。从前三季度(2016年7月-2017年3月)的财政收入表现看,截至2017年3月,该国财政收入达12.46万亿坦先令,而预期目标为13.74万亿坦先令。与全年18.46万亿的预期目标相比,仅完成67.49%,这意味着第四季度需要筹集6万亿坦先令的财政收入。

解决财政收入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税收。除了上述矿产,坦桑尼亚还看上老百姓的手机支付。

近年来,坦桑尼亚移动通信用户数量和手机转账金额均快速增长,从去年起,坦桑尼亚政府对手机支付和转账征收10%消费税。全球移动运营商协会(GSMA)7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消费税政策并不能解决政府的财政收入,但却可能影响坦电信产业和数字经济发展进程。

14, 7月 2022
坦桑尼亚现任总理平达获留任

报道说,坦国民议会16日在新首都多多马举行议员投票,328名议员中277人赞成平达留任,49票反对,2票作废。

平达在提名通过后发表讲线年任期中,将着力解决贫困问题,改善农民、畜牧业主和渔民的社会福利。他敦促坦国民议会制定减贫战略,帮助坦数百万贫困人口脱贫。

平达还感谢基奎特再次提名他担任总理,表示这是对他担任坦总理逾两年半来的信任。

现年62岁的平达于2008年2月被基奎特提名总理并获国民议会通过,接替辞职的前总理洛瓦萨。

根据坦宪法,坦总理是总统的主要顾问之一,是国民议会政策协调人和政府事务领导人。在总理提名通过和总理宣誓就职后,坦总统将和总理沟通进行组阁。

13, 7月 2022
中国农业大学调研:坦桑尼亚乡村的富人和穷人有着怎样的差别?

7月10日~21日,八名来自中国农业大学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博士,从北京飞赴坦桑尼亚,开启了为期两周的农业调研活动。中国乡村之声特邀这些学者,为大家揭开坦桑尼亚的农业生产,农民生活是什么样的。

在坦桑尼亚,主要水果有香蕉、牛油果、芒果,还有一种像鸡蛋果那样的热带水果,作物比较单一,但是特别甜。

在超市,水果价格比较贵,但是在农贸市场就比较便宜。比如说牛油果,在当地折算成人民币也就两三块一个,而且非常大。芒果也是一样,三五块钱一个,同样非常大。

当地的主食就是玉米和木薯,对蔬菜瓜果的需求特别少,如果是当地人自己做饭,几乎是不会吃蔬菜的,也不会吃水果,当然他们会吃少量的蔬菜,木薯叶就是他们的主要蔬菜,还有一点辣椒丝、白菜丝,他们会放到一起凉拌。

中国农业大学博士 江冰冰:我作为川渝人,反正不是特别对胃口,感觉咸不咸甜不甜的,我觉得他们最应该引进的技术是开烹饪班。

因为当地几乎都是和基督徒,所以他们对猪肉几乎没有需求,全是牛肉。他们的牛肉还挺好的。也会有专门养殖的,但是不像中国这样的多,有一些散养户,一家一般养五头六头牛。还有一些很少量的农场主,可能会养几百头上千头。

当地的物价很高,尽管中国人觉得当地的水果比较便宜,但对当地人来说,依然觉得很贵。

江冰冰:我们平时去吃饭的中餐馆或者是快餐店,他们当地人几乎很少去消费。他们当地吃肉,经济条件好的会一周吃一次,经济不好的可能一个月吃两次。

在中国农业大学调研的莫罗戈罗省中坦农业合作示范村 Mtego Wa Simba Village(辛巴村),有一些人能修得起水泥房,但是有的人只能住草棚子。

江冰冰:我们去拜访的有一户家里,有电视机、有冰箱,在当地来讲都已经非常富有了。他自己还开餐馆、开小卖部卖汽水,靠这样的收入在当地已经过得很好了。

辛巴村那户家里有电视的人,今年六十多岁,有三个孩子,有两个孩子都在城里工作,他非常重视教育,他的小孙女今年刚五六岁,都已经在想着要给她办理入学的这些情况了。

江冰冰:我们的司机是一个,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对他的孩子的教育要求就是要让他的孩子受教育程度比他高,他费尽心力的想要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因为在当地,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的教育程度是有差异的,私立学校的教育会更好,他也意识到了应该让后代有更好的教育,来改变自己的家庭现状。

在非洲,现在普遍的教育程度是到初中到高中,他们考大学会非常困难,公立学校是有义务教育的,但是除去义务教育免了一些学费外,还是要交一部分的钱,对当地来讲,他们本来的家庭收入就比较低,交的那部分钱也就非常高昂了。

我国与坦桑尼亚于1964年建交,建交以来,中国人民不只是针对坦桑尼亚,对推动整个非洲的合作与发展都作出了巨大贡献。单单说中国农业大学的李小云教授引进的先进的玉米种植技术,就切切实实提高了当地的农户的收入。

咱们中国也是从苦难中走出来,凭着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建立了咱们的新中国,现在发展得越来越好,我觉得这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非常骄傲的品质。我也想把这份品质传递给非洲人民,让他们有这样的一种意识去改变自己的生活。

最全!新版《支持脱贫攻坚税收优惠政策指引》发布!涉及6大方面、110项优惠政策(附汇编及目录)

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将如何推进?不能保障一户一宅该怎么办?农业农村部答复啦!

郑州航院:坦桑尼亚本土汉语教师炼成记,“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悠扬的歌声从车里传来,车上载着21名来自坦桑尼亚的官员和教师,他们是我校“坦桑尼亚本土汉语教师培训项目”的留学生,将要去河南省实验小学郑东分校进行教学观摩。

中国驻坦桑尼亚使馆再次郑重提醒在坦和即将访坦的中国公民严格遵守坦“禁塑令”,入境时避免在行李箱或手提行李中携带塑料袋,勿在坦使用塑料袋,以免受到相应处罚。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7月10日~21日,八名来自中国农业大学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博士,从北京飞赴坦桑尼亚,开启了为期两周的农业调研活动。中国乡村之声特邀这些学者,为大家揭开坦桑尼亚的农业生产,农民生活是什么样的。

12, 7月 2022
贫穷导致非洲每年5万多妇女因生育死亡(四)

虽然Berega的医院要为地区的200,000群众服务,但是该医院依然没有产科或儿科医生。只有一位受过训练的医生,帕斯夏·莫都,31岁,八月份刚从医学院毕业就当上了医务主任。

情况与坦桑尼亚其他地区一样,Berega医院试图通过雇佣马坎扎先生这样的助理卫生员进行剖腹产和其他一些相对简单的手术,来填补医生的空缺。但其它很多国家不承认这样的资格认证,所以不太吸引人。另外,医护人员容易流失到博茨瓦纳和其它国家,对坦桑尼亚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为说服妇女来医院分娩,医院派了卫生工作者去市场,教堂,村落长老和其它宗教领导的家里进行游说。

每年大约有五百多万女性生育期间死亡,大多是由一些可治疗或可预防的问题引起。这是一个非洲国家,坦桑尼亚为降低死亡率的三大条款之首。

另外,医院开设了“待产园”,家远的怀孕妇女就可以在临产前驻过来等待分娩。相关官员也正在跟政府协商承担怀孕妇女和儿童的所有费用,并购置一辆救护车。但是,前途漫漫。该地区仅有20%的妇女在医院生产,很多因为急需剖腹产才来。很多认为承担不起医院的花销。50%以上在家分娩,其它有紧急情况或者需剖腹产的去当地诊所。

“我们这周死了4-5名婴儿”,利弗·埃塞克·Y·莫戈勾,一名英国牧师,医院的负责人在1月份的访谈中说,“我们这些做医生的总必须在两件事中作出选择,留大人还是留小孩。”

要吸引医生到Berega很难,这里的人大多住在土棚里,没电没水,疟疾到处传染。

相关阅读: 《非洲每天约6500人死于艾滋病》、《著名摄影师镜头下的精彩非洲》

12, 7月 2022
非洲第二号穷国人均日收入仅有5元超过70%的国民吃不饱饭

一般来讲,具备丰富的自然资源,是国家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前提,即使无法做到“大富大贵”,但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还是很有可能,然而事实却并非总是如此。环顾全球,资源丰富却一贫如洗的国家其实并不在少数,比如,作为非洲第二号穷国的布隆迪,无疑是鲜明的例子。

布隆迪,是位于非洲中东部赤道南侧的内陆国,北与卢旺达接壤,东、南与坦桑尼亚交界,西南濒坦噶尼喀湖,西与刚果(金)为邻,国土面积约2.8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1120万,首都是布琼布拉。布隆迪属于热带高原气候,境内多高原、山地,故有“千山之国”的美誉。布隆迪是个民族、宗教多元化的国家,主要由胡图族(84%)、图西族(15%)两大民族组成,大多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新教。

布隆迪原名乌隆地,跟卢旺达同源同种、国情极度相似,并且文明开化的历史都很晚,直到15世纪时才开始形成部落制国家,16世纪时建立起统一的封建制王朝。1884年柏林西非会议结束后,布隆迪、卢旺达均开始遭到德国的殖民侵略,并在1890年沦为“德属东非保护地”。一战结束后,德国在海外的殖民地被列强瓜分,布隆迪、卢旺达由此转变为比利时的殖民地。

1962年7月1日,经过数十年的不懈斗争后,布隆迪终于获得独立,并恢复王国体制(同日,卢旺达也宣布独立,但实行共和政体)。然而,仅过了4年时间,时任国王恩塔尔五世便被军人出身的首相米孔贝罗废黜,布隆迪随后建立起共和国。此后半个多世纪,布隆迪数次遭受军事政变的困扰,导致政局长期动荡不安,并重创国家经济的发展。

更加糟糕的是,由于德国、比利时统治期间,肆意挑起并扩大图西、胡图族之间的矛盾,使得双方的关系势若水火,由此酿成一系列的悲剧。1972年、1994年,布隆迪两次爆发大规模的种族屠杀事件,共导致40多万人遇害、上百万人流离失所(注:1994年,卢旺达也爆发大规模的种族屠杀,最终导致80万-100万人遇难)。时至今日,布隆迪依然未能完成消弭民族仇恨的艰巨任务,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该国的局势稳定和经济发展。

平心而论,布隆迪境内的自然资源相当丰富,具备发展经济的优势条件。其中,已探明的泥炭储量约为5亿吨,镍矿储量约为3亿吨,磷酸盐储量为3050万吨,高岭土储量约为2000万吨,钒矿储量为1180万吨,石灰石储量200万吨,黄金(总储量不明,近年来开采量始终保持在1-2吨之间)、铈、钽、锡、稀土等矿藏的储量也相当可观。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上述资源能够得到合理有效开发的话,布隆迪完全有资格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然而,由于布隆迪独立后政局常年动荡,加之种族大屠杀带来的严重创伤,导致其资源得不到有效开发,始终无法摆脱赤贫状态。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布隆迪2018年的人均GDP仅有275美元(约合1925元人民币),人均日收入只有5元,是仅次于南苏丹的非洲最穷国家。

经济的一贫如洗导致布隆迪民生维艰,而动荡不安的时局又为社会治安带来难题,从而严重影响民众的幸福感。截至目前,布隆迪贫困率高达71.8%,文盲率高达31.7%,新生儿死亡率高达21.7‰,凶杀率高达0.006%,人均寿命仅有50.4岁,艾滋病感染率为1%,数据令人触目惊心。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2018年度人文发展指数,布隆迪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85位,几乎垫底。

在无力独自解决生存难题的情况下,向外国或国际组织寻求援助,便成为布隆迪政府的“不二之选”。例如,2013年3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曾宣布,从当年起到2016年,联合国将向布隆迪提供6亿美元援助。大量的外援固然有利于帮助布隆迪度过重重难关,但并不能在实质上消除它贫穷落后的根源,要想实现本国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关键还得靠自己。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布隆迪政府近年来采取多项发展措施,在优先发展农业的基础上,积极调整经济结构、扶植多种经营,并努力改善交通运输、扩大对外贸易、整顿国营企业、鼓励私营化,使得经济出现复苏势头,财政状况略有好转。然而,由于布隆迪国内部族、派系矛盾依然很深,加之基础设施薄弱、科技水平落后、吏治腐败、政府工作效率低下,要想彻底摆脱贫穷、走向小康,恐怕还有相当漫长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