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2, 8月 2022
乌克兰最新战况与分析俄罗斯还能打多久?!

俄罗斯武装部队摧毁的只是乌克兰军事设施,关于“俄军对乌克兰基辅和其他城市进行导弹袭击和轰炸”的说法“不属实”,这些说法是“宣传虚假信息的反俄运动”的一部分。

乌克兰战争是自媒体时代的第一场大规模战争,自开战起就产生了以往战争所不具备的强大信息流,最近几天,微博和微信所有热点话题几乎都是关于乌克兰冲突的。

有心人可以发现,这些自媒体或通讯工具中传播的最新战报之类的信息,多数是未经核实的假消息。很多学者都认为俄乌战争开创了战争的新形态,自媒体在其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交战双方都不断制造符合人们胃口的虚假信息,利用传播效率极高的自媒体投喂给受众,左右大众情绪,进而影响各国政府的外交决策。

受这些充斥于自媒体的假消息的影响,国内对乌克兰战争局势的理解呈现出两极分化(或撕裂)的状态,一些人把俄军想象的太不堪,一些人把乌军想象的太不堪。人们夹杂着自己的情绪、价值判断及虚虚实实的消息,构建乌克兰战场上的画面,其实,这两种认识与事实真相出入都很大。

乌克兰局势到底如何,未来朝着什么方向演进?是大家普遍关心,又缺乏可靠信源的两个问题。

看来乌克兰要雄起了,可是这底气来源于何处呢?或许这是俄乌战争的转择点也说不定,至少乌克兰人民是这样认为的。

接着,就见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称,乌克兰正准备迎接第一批“外国志愿兵”。他表示,目前第一批16000名“志愿兵”正在前往乌克兰。

看来,援军的即将到来,相当于是给了乌克兰一根“救命稻草”,毕竟不再是孤军奋战了,就算举国欢腾一阵子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嘛。不过,虽然不想打击他们的热情,但我也不得不客观说一句:还是别高兴太早了,就这么点武装力量,对于大国战争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终归难以改变大局,最后还得凭借两国本身的硬实力来说话。

对此,普京就自信满满的告诉了马克龙:任务“无论如何都会完成”,而乌克兰试图通过拖延谈判来争取时间的行为,只会导致俄方在谈判中提出额外要求。

现在来看,俄罗斯还没打得疲惫,乌克兰也没被打趴。所以,谈判桌上也谈不出什么东西来,前面的两轮谈判无果,已经很好的证实了这一点。

俄罗斯此次进攻乌克兰军队约17.5万—20万,乌克兰防守力量约20万,双方参战部队近40万;另外,双方各自都有近十万的辅助部队,加起来参战人数近60万。

如果进一步军事动员,双方参战人数很快就会达到百万,这种规模的战争是越战之后半个世纪以来绝无仅有的。并且,俄乌战争发生在全球的文明中心欧洲,注定这是一场载入史册的重要事件。

俄罗斯进攻部队多数是俄军劲旅,他们都具有充分实战经验,显示出克林姆林宫志在必得的决心。

俄军的进攻主要沿着三个方向,即以从白乌边境的切尔诺贝利、切尔尼戈夫突破向基辅进攻的北线攻势;从俄本土出发,以哈尔科夫为目标的东线攻势;从克里米亚出发,以赫尔松为目标的南线攻势。

俄军的作战目标显然是:从北面借道白俄罗斯,直插乌克兰的心脏基辅(基辅距离白乌边境仅100来公里),两三天内迅速拿下基辅,彻底瘫痪乌克兰指挥系统,击溃国民抵抗意志;从东面拿下第二大城市、俄罗斯人比重较大的哈尔科夫,未来转化为永久占领;从防守力量薄弱的南方挥师北上,让乌克兰背腹受敌,最后与从基辅南下的俄军会师。

不过俄罗斯军队的真实战斗力,并不能让克里姆林宫的完美战略规划能够得到实现。

开战数日以来,俄军除了已经占领几个比较小的城市外,重要战略目标一个都没有拿下,并且双方都僵持下来,展开反复争夺拉锯。

而且,西方国家政府因为自己的小算盘也罢,还是因为国内压力也好,正在源源不断地给乌克兰“输血”。

还有大大小小一二十个国家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比如,捷克送了迫击炮4000门,瑞典送了反坦克武器5000件……

如果乌克兰士气不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支持率暴涨3倍),那么,正面持久战,加上后续的巷战、游击战,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我先前提到过一本书,叫《伟大的博弈:华尔街帝国的崛起》,里面有一组数据,可以让大家有个初步印象: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英国作为当时的世界头号强权,国防预算一年是5000万英镑(不要纠结具体数字,那是1个多世纪前的5000万英镑),结果一战开打,1天就要花500万英镑。

再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是1939年9月全面爆发,结果到1940年12月的时候,英国首相丘吉尔就不得不专门写信给美国总统罗斯福求援,因为英国国库已经快没钱了。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俄罗斯开始被西方制裁,就有意识地增加外汇储备。目前,俄罗斯外汇储备已经高达6400亿美元。

6400亿美元,看起来好像不多,毕竟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但是,中国是贸易大国,也爱储蓄,大部分国家和我们都没法比。

而且,普京还来了一手“去美元化”,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从40%以上,下降到16.4%,最多的是欧元(32.3%),接下来是黄金21.7%,还有人民币(13.1%)、英镑(6.5%)。

如果我们参考下前面说的一战时的英国标准:一天要花10%的先前年度国防预算。

2008年,俄罗斯出兵格鲁吉亚,战争一共打了5天,据说耗资125亿卢布,平均一天25亿卢布,按当时的汇率算,大概是4000万美元。

有消息显示,目前已经大约有20万俄罗斯军队参加战争,也就是说,这次俄乌战争的规模极大,可能是格鲁吉亚危机的3倍以上。

哪怕是面对亡国之危,丘吉尔还说过,“我们手头必须留点钱,以供日常的使用。”

当年,英国和法国争夺欧洲霸权,英国为什么能赢?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英国能大量发债,筹集大量的军费。

在战争中,政治家提供弹药,富人提供食物,穷人提供孩子……当战争结束后,政客们取回剩余的弹药,富人种更多的粮食,穷人寻找孩子的坟墓。

1、28日在白俄罗斯展开的第一次谈判,双方都是抱着以谈判争取备战时间的心态。对于俄军来讲,前四天的作战充分暴露了它的指挥和供给缺陷,克里姆林宫希望利用谈判时机,继续调兵遣将、运送物资,准备大规模的进攻。对于乌克兰来讲,也希望争取时间等待西方援助武器的到来。

所以,外界对谈判结果并不乐观,谈判刚刚宣告结束,俄罗斯在北、东、南三条战线发起新的火力打击,最高指挥部要求近两天不惜一切代价夺取一座大城市。

美国卫星拍到俄军长达3公里的运输车队,俄罗斯撤离在欧洲的侨民,欧洲也撤离在俄罗斯的侨民,以及俄军指挥部划定基辅市民撤离通道,似乎都是山雨欲来的征兆。

美国卫星服务公司Maxar Technologies 拍摄到的基辅北部集结的数百辆俄军装甲车及运输车,来源:/p>

2、鉴于2014年以来,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叙利亚、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地缘利益争夺中不断的胜利,战前克里姆林宫其对乌克兰抵抗能力及西方反击速度和决心都存在严重低估。

但是当战场进攻受阻,以及西方抛出SWIFT炸弹及经济制裁措施后,克林姆林宫的信心严重受挫,转而发出核威胁,表现的进退失据。

现在是战争每拖延一天,俄罗斯的胜算就会减少一分。显然对莫斯科来讲,像1979年中越战争或1982年英阿马岛战争那样,来个漂亮的速战速决是最好方式,不过这种可能性现在看来几乎没有。

3、西方虽然表示不会参战,但是它一方面可以通过武器援助(美国第一批军事援助已经在周一到达乌克兰),让乌克兰军队拖住俄罗斯;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经济制裁削弱俄罗斯国民及普京亲信对战争的支持度。

周日俄罗斯57个城市又爆发反战,周一卢布暴跌30%,部分银行出现挤兑现象。西方制裁的传导效应,日后会继续在俄罗斯发酵,进而动摇莫斯科的战争决心。

西方制裁同时也引发全球能源、大宗商品及粮食等价格上涨,危及西方在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所以,西方实施制裁的内部阻力很大。

但是,西方这次决心明显比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坚决,昨日华邮的调查显示,90%以上民众支持拜登政府进一步对俄采取军事行动以外的制裁措施。

全球36个国家对俄实施禁飞,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几乎所有的国际航班被取消

4、鉴于俄罗斯的军事优势,俄军仍有希望在付出较大代价下占领基辅、哈尔科夫及赫尔松。但是近几天双方在战场上的表现已经表明,克林姆林宫期待的摧毁乌克兰军事力量,打断乌克兰脊梁骨的目标已经不可能实现。

这就意味着,俄军在战场上的胜利,顶多是军事意义上的,但是在政治上已经没有多大意义。现在乌克兰及西方瞅准俄罗斯无法支撑持久战的心理,不做任何让步,俄罗斯即使多占领几个城市,也很难变成谈判桌上的筹码,最终结果也只有撤军。并且,无限扩大战争会加重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仇视,这也是克林姆林宫在整个战争筹划中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5、莫斯科这次挑战的受挫在于其赌博心态,幻想以小博大,以200元的成本,做2000元的生意,赚1000元的暴利。鉴于俄罗斯经济规模只有北约成员国阵营总量的二十五分之一,它的胜算只能建立在完美的速战速决这种小概率事件基础上,如果这条道走不通,就没有任何挽回余地,而财大气粗、人多势众的西方有很多从容的应对方式。

俄罗斯现在最明智的方式似乎是及早止损,选择一个体面的方式结束战争,虽然颜面上无光,但是至少可以保障国内短期内的政治稳定,保持国力不受大的损伤。

俄罗斯其实已经没有再与西方打消耗战的资本,克里米亚危机后,其GDP缩水近40%,人均收入减少到9000美元左右,2001年至2008年的经济发展成果被消耗一空。

如果此次乌克兰战争产生同样经济杀伤力,那么俄GDP规模可能降至1万亿美元以下,人均收入降至5000美元以下,在经济上有可能滑落成为“三流国家”,并很可能触发国内政局的动荡。

乌克兰应该意识到自己独立以来在外交中采取的短视行为,以及民间愈发极端的民族主义,导致自己从潜在的一个欧洲超级力量,沦为大国角逐的猎场。

而俄罗斯民族亦应该放弃沙俄时代流传下来的迷信于武力,沉醉于讹诈和赌博的传统,倾心治国、发展经济、保障民生,以经济、科技和文化优越性在国际竞争中取胜才是治国的正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