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4, 8月 2022
在安哥拉桑谷公房工作时记忆中的那些中国人与黑人工人

自2011年11月11号(就是所谓的光棍节那天)到达安哥拉桑谷公房起,就开始了在安哥拉的工作、生活。

刚到安哥拉时虽然总觉得所处的桑谷公房这块比较荒凉,但到了上班时间工地上的中国人带着工具走在上班路上,或高声谈论着什么或闷头快步走着,有的时候我站在公司门口,看着本公司的人回来、其它公司的人从我现前经过,有一种小时候生产队村民们去上工的感觉。

图一这张相片在是2011年拍的。他是我们公司的一名黑人工人管理员,为了上下班方便(从公司到工地约有三四里地)他从黑人手里买了一辆摩托车。在全桑谷工地的中国人全走着上下班的大环境下,他每天骑着上下班很是拉风,于是,有的时候预算去项目部报资料时也骑着摩托车去。

拉风了没有几天,好像是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去工地时放在了外面,就让人给偷了,有人说是黑人偷的……我们都觉得有道理,毕竟中国人偷了也骑不出去。

在桑谷工作时,我感觉安哥拉当地工人的人数曾经一度超过中国工人,到了下班的时候黑乎乎的一片人蜂拥而出给人一种眩晕的感觉。

图二中的两个黑人是堂兄弟,我问过他们是什么关系,结果告诉我说他们的爸爸是“一里忙”(兄弟),那这样不就是堂兄弟吗?

这两个黑人是外省的,受尽了罗安达当地黑人工人的欺负,不是今天挨顿揍就是明天被勒索几百宽扎,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才挨了揍,瞧那个穿粉色衣服黑人的眼都肿了。

他们跟着我转战到卡西托市、索约市,只要是我带班黑人工人时都带着这两个黑人,平时公司需要招黑人工人时我也通过他俩帮忙招。还别说,别看年龄不大才18、9岁,但挺能吃苦的、挣也钱也不乱花,说挣了钱要回家盖砖房。这是我见过的最朴实的两个人,之所以感觉他们朴实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追求,有盖砖房的追求,不像其它的黑人有了钱就去找女人、等把工资花完了才回来 。也可能是因为年轻?不过我问过这两个黑人孩子,他们都没有家了,告诉我说们们的父母都路爱的 母一杜拉,我理解为:疼 很多 坏了死了的意思。在安哥拉医疗水平确实差,再加上缺医少药,有点什么艾滋病呀、黄热病呀、登革热呀、霍乱呀都要靠意志来战胜病魔,不过很不幸,看来这病魔一般人靠意志战胜不了。唉,可怜的孩子。

在桑谷公房工作时,经常能看到这个身上裹着一块大花布的黑人女人顶着一箱苹果在卖,这个苹果好像是青岛的,因为我在箱子上看到过:QINGDAO的字样。苹果很贵,是按个卖买的,我记得当年卖到了100到150宽扎,按当年的汇率……相当于1美元或1.5美元一个苹果,TMD天杀的奸商,在这远离祖国的非洲我发现自己都吃不起苹果……或许这里的苹果就是货离乡贵,人离乡贱就这最好的证明。

这个黑人女人一直在工地上转悠,从来不摆摊,一开始我还以为安哥拉是这种风俗,要顶着东西到处转着卖呢,结果不是,由于这个黑人女人是外省的,而所有公司门口都有几个安哥拉当地黑人女人摆摊,没有她的位置,由此可见安哥拉有多么的排外。

也有中国工人买她的苹果,大多数人只买一二个解解馋,但一般的干部很少买,想吃什么就让采购员外出时在超市捎点。

我刚到安哥拉的时候,由于不懂当地黑人的习性,碰到黑人向我要烟一般给他们,在我看来谁也有断顿的时候,结果几天下来我发现黑人要东西就是习惯,他们见了中国人不伸手要点什么似乎就是吃亏,后来干脆就不给他们了(当时的中国烟便宜的都是500宽扎以上,例如红红包装的红塔山,而500宽扎就相当于5美元了)。

图五中的黑人隔着新挖的沟伸手向我要烟,那时的我已经学精了很多,就没有上他的当,伸手比划了一下没有,不过他还不依不饶,接着叫着谢罪、达希嘎路。气得我张嘴就说:打你奶奶个脑袋……可能是我气势压倒了他们欲望,就坐了下来不再向我要了。

黑人就这样,坚决不能对好,要有打10棍子给一个枣的习惯。只有这样他们才好好干活,在我看来就是不吃正经粮食。

在安哥拉这么多年,那些曾经并肩一起点头战斗过的好多人在记忆中只剩下了点点破碎的记忆,记忆中都是中国人如何对我好。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只感觉一切都太匆匆,好多事好多人都没等我仔细回味都在记忆中消散。

太匆匆初春才见杨柳绿深秋又赏霜叶红太匆匆昨日孩童欢戏水今日耄耋望月空太匆匆百年光阴转眼过去往事皆散烟雨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