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4, 7月 2022
安哥拉往事(8)

前几期的《安哥拉往事》,有很多读者给我留言,说喜欢看我讲的安哥拉往事,有几位曾经与我在同一个项目的同事,也给我发来照片,让我写和他们有关的往事。放心吧,我能记起来的都会写出来,忘不了我们一个锅里吃饭的日子,忘不了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三个人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工作区域,这种公路和架线项目,特点就是工作面太大,不像修建个学校医院,就一个工地,工地和营地就在一起。现在这个项目公路是180公里,架线公里,天啊,太大了,以我们营地为中心,100公里为半径,都是工作区域,这个区域其实就是即将建造的安哥拉马兰热省农工业区。于是我就天天坐车满世界的溜达。

那时候,原单位在安哥拉境内的施工项目还没有修公路的,都是建个医院学校之类的。于是国内领导把正在埃塞修路的项目经理老訾,路的总工老丁,生产经理老安派到这个项目,后期电的总工老马也入场,配上一位项目部的书记。他们这项目班子成员就组建成功了。原项目翻译被派去南方城市梅农盖供水供电项目了。我留在这项目当翻译。还有后勤老付,司机老陈,厨师老黄。

埃塞的同事英语都特棒,但是安哥拉说葡语,即使省市级的领导,也很难很难遇见会说英语的,普通老百姓更别提了。他们和我说起埃塞的时候都神采奕奕,可能是埃塞的经济实力比安哥拉好很多,所以他们看到农村里老百姓的土坯茅草房的时候,都觉得安哥拉太穷了,安哥拉人长的也比埃塞人丑。

安哥拉打了30年的内战,这个国家的主要公路的两边都是地雷,路边会有雷区的警告牌,我们要修路,最开始的工作就是排雷。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什么是反坦克雷,什么是步兵雷。排雷队长和我说,反坦克雷人踩上不会炸,只有到达一定重量,比如你们的推土机压上去,直接就炸翻。反步兵雷是炸人的,威力小,一般都是炸腿。不能参加战斗,还要有人抬着伤员,减少战斗人员。我看了一眼他们取出的地雷,中文写得明明白白,72式铁壳反坦克地雷。

排雷在不同的工作面展开,我们确定路的位置,修路要知道在哪里修,人家设计图纸上的这条路,各个节点的坐标都在图上,我们要把这些坐标点落实到真正的大地上。这工作量就挺大的,也特别费劲。

有时候路线是在正常平缓的地面上,有时候要穿过丛林,有时候过河,有时候要推平一座小山。毕竟巴西设计公司是根据卫星画的图纸,没有到现场,很多实际情况无法组织施工,那就得和设计公司驻安哥拉的代表–他们的监理讨论,变更图纸。

开始的时候,中国人手里的GPS和巴西监理的GPS,数据还不一致,这就导致我们说路的起点在这里,他们说路的起点在那里,位置相差50米甚至100米。其实这条路是有老路的,因为几十年没人维护过,已经快没有路了,但是能依稀地看出来有过路。最后双方都让步,就以老路的中线为基准,向两边加宽至设计要求。

修路跟打仗一样,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里高,推低点儿,那里低,垫上土夯实。其实目的就是让路在地面上能平稳顺滑。推土机,平地机,压路机都是同时作业的,它们还需要装载机和自卸车伺候着,把土方运来或者运去。土方的料场还有配备挖掘机给自卸车上料。

确实需要组织能力,这些机械都是烧柴油的,一次就要买几十吨的柴油,储存,防火,加油站管理等等,一大堆事。机械坏了,就得去首都买配件,没有的话,还要从国内买。

我没事的时候,和老訾在自己营地内的空地,开垦了一小片菜地,先除草,也没有除草剂,就是一人一把锄头,面积大约600平米,一亩地。累了我们就坐在香蕉树的阴凉地,喝点茶,野草晒在地头儿,半天工夫就干了,一把火烧掉,草木灰是天然好的肥料,直接就留在地里,之后好几年我去农场项目,老杨给我培训农业知识,还讲到草木灰,我当时就说:我知道草木灰是天然肥料,哥们过农活儿!

后勤老付心宽体胖,永远笑呵呵的,会给我俩切点西瓜送到阴凉下一起吃,我吃着西瓜还说他:我和訾总在这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呢,你老给我们送西瓜,你在腐蚀我们的意志?

我说:关羽温酒斩华雄,您翻一遍地,我俩吃西瓜看着,西瓜吃完,你把地翻完,我就服你,一个月之内,我关发电机!(老付负责晚上关掉营地发电机,睡得最晚)

老付扛起锄头就开始突突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确实不一样,那小锄头使得是上下翻飞,老付翻地的速度极快,真的就像是一台机器,突突突的。你别看他胖,动作特灵活,读者你们就想象一下洪金宝在地里锄地松土的画面,那差不多就是老付的身影了。

结果就是我关了一个月的营地发电机。发电机也特大,跟个小两居的房子那么大,也是突突突的,我这人对机械有点天生的恐惧,我小时候7.8岁的时候,厂区小卖铺门口停着一辆打着火儿的拖拉机,有个圆形的皮带轮一直转,我在路边捡了个铁棍,就用铁棍去蹩那个减速轮,结果铁棍瞬间蹦飞,我就想这铁棍如果戳我脑袋上,当时我就完了。所以不喜欢靠近这种大机器。

忍着恐惧,让大怪兽(发电机)停止怒吼,坚持了一个月。也慢慢适应了。后来我在农场项目修车修发电机的,也再没有什么恐惧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