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2, 6月 2022
法国人“举贤不避亲”?勒庞力挺塞内加尔成为常任理事国

如果不是法国大选,估计很难有人关注塞内加尔,甚至于有不少人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个国家。然而,随着法国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的惊人言论一发出,塞内加尔也就成了“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了。

4月10日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后,2017年法国大选时的老对手马克龙和勒庞再次进入第二轮。从民调来看,玛丽娜·勒庞与马克龙的支持率相差无几,完全在误差范围内。因此,最后几天的竞选活动尤为重要。

所谓的竞选活动无非是阐述一下执政纲领,回应一些选民关心的民生问题,外加一些增加感染力的言论而已。不过,也有些候选人擅长于使用奇葩言论来“博眼球”。

4月1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玛丽娜·勒庞阐述了她竞选纲领中的对外部分。玛丽娜·勒庞说:“法国不是一个中等国家,而是一个重要的大国。”因此,如果她当选法国总统,她将敦促法国与最近的外交历史决裂,打造一个“仍然重要的国家”。

在与美国及北约的关系问题上,玛丽娜·勒庞表示,她将带领法国退出美国领导的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系统,恢复法国在国际安全上的主权。实际上就是要模仿“戴高乐主义”。

对于欧盟问题,勒庞现在已经不提退出欧元区了,但勒庞却说:“没有人反对欧盟,但我们希望从欧盟内部改革,留在欧盟的同时,我们越是摆脱布鲁塞尔的束缚,我们就越会放眼更宽广的世界”。勒庞还主张法国的法律必须高于欧盟的法律。

勒庞认为法国与德国有“战略差异”,准备与德国保持距离,将终止法德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不过,勒庞却主张与俄罗斯“修好”。勒庞说:“一旦俄乌冲突结束并签署和平条约,我将呼吁北约与俄罗斯实现战略和解。”

一位欧洲外交官在听了勒庞的竞选纲领后说道:她的讲话让我感觉“后背发凉”。如果她的计划得以实施,法国就可能在欧洲变得“无关紧要”了。

如果说玛丽娜·勒庞以上的言论令欧美国家感到“后背发凉”的话,那么,她关于联合国改革的说法则令全世界都感到“莫名其妙”了,不仅有点奇葩,而且有些惊人。

在谈到联合国改革的问题时,勒庞表示,她支持联合国改革和安理会扩编。她认为应该增加安理会成员数量和常任理事国席位。并表示,法国将力挺2个国家成为新的常任理事国。其中一个是印度,而另一个则有点出乎人们的意料了。勒庞力挺的另一个国家居然是塞内加尔。

印度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人口大国,是世界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和领袖国,在南亚、亚洲,甚至在世界范围内都算得上一个有影响力的国家。假如联合国改革和安理会扩容的话,印度成为常任理事国倒也不使人意外。可是,如果说塞内加尔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话,估计很难被接受和理解。

勒庞显然是认真的。那么,玛丽娜·勒庞何以如此奇葩,为何要力挺塞内加尔这个“不出名”的非洲小国进入安理会并成为常任理事国呢?其实,找到答案并不难,只要看看塞内加尔的历史沿革,便什么都明白了。

塞内加尔共和国位于非洲西部,人口约1600万,面积19.67万平方公里,主要民族有沃洛夫族、颇尔族和谢列尔族。塞内加尔是非洲目前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在塞内加尔的国土上,公元10世纪建立了泰克鲁王国,13世纪被马里帝国征服。从15世纪中叶开始,塞内加尔先后遭到了葡萄牙、荷兰、法国、英国这几个欧洲列强的入侵和争夺,1677年正式成为法国的殖民地。

1946年,塞内加尔成为了法国的海外领地,即“海外省”。1958年升格为法兰西共同体自治共和国。1959年,塞内加尔与马里组成了马里联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那场殖民地独立运动的影响下,马里联邦于1960年6月20日获得独立,8月20日,塞内加尔退出马里联邦,成为了独立共和国。

弄清了法国与塞内加尔的历史渊源,也就明白了玛丽娜·勒庞为何要力挺塞内加尔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了。不过,有人认为勒庞此举无异于是在“侮辱”全世界的智商,当然,也是在侮辱她自己的“智商”。甚至有观点认为,仅凭这个“异想天开”的言论,勒庞就很难在大选中获胜。即便是她获胜了,她领导下的法国也不可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世界性国家,更遑论救赎早已失去的法兰西灵魂了。

玛丽娜·勒庞准备在她当选法国总统后提议并力挺塞内加尔成为常任理事国的逻辑和目的都很简单,基于塞内加尔曾是法国的殖民地,与法国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一旦塞内加尔成为常任理事国的话,也就意味着法国拥有了两张否决票。可是,这可能吗?

讨论这个问题时,毫无不尊重塞内加尔之意,主要是针对玛丽娜·勒庞的奇葩思维和惊人言论进行剖析。姑且不论联合国成立以及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权形成的历史背景,即便是海选常任理事国,作为五常之一的法国,也理应有点大国的责任心吧!因此有人感慨:法国人可真是“举贤不避亲”啊!

而对于勒庞来说,要么她是故意的,目的是以此奇葩言论来“博眼球”,以达到捞取法国非洲裔选票的目的,要么就是她真具有那样的思维。不管是属于哪种情况,都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同时也说明她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一切代价之人。

在竞选活动中,玛丽娜勒庞口口声声说她是个“戴高乐主义”者,她要救赎法兰西民族在拿破仑之后,特别是二战中以及二战后逐渐丧失的“灵魂”。其实,从她与其父老勒庞的决裂,从她那些不着边际的言论,特别是对联合国改革问题这个奇葩的提议来看,她未必是一个能够带领法国“雄起”的领导人。

其实,玛丽娜·勒庞的极右翼理念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居然有那么多的支持者。试想,假如勒庞当选了,再与法国人特有的“浪漫”基因形成共振的话,法国会走向何方呢?估计,欧洲和大西洋彼岸的美国都在等待着4月24日法国大选第二轮投票的结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